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她走了,再也听不到我们所说的话了

楼主:16赫兹 时间:2018-06-20 04:04:14

上午刷豆瓣的时候,看到邓安庆转发了黎先生的广播,说,又一位友邻走了。当时还没有想到是她去世了。点开黎先生的广播才惊觉,是噩耗。

我对沈熹微并不熟悉,只是以前看《南风》杂志的时候,见过名字,也在不同的渠道读过她的一些文章。说不上熟悉,但依旧惋惜。

中午的时候,柏邦妮、沈书枝、匪我思存、苏听风等关注的人,都发了这个消息,朋友圈认识她的李荷西、沐溪、蓑衣、谢可慧等朋友也发了信息,才真的感觉,这件事是真的。

她走了,再也听不到我们所说的话了。


我并不想写得哀戚,只是感叹一下,生活不允许我们在时间和疾病面前任性,它掌握着生杀予夺的权利,往往再坚强、再拼命的人,也不一定能够拗得过它的脾气。

上午我还在茶馆里坐着,跟远在北京的朋友说,这边人的生活真慢啊,不能快,快了容易喘。所以,茶馆里总是人来人往,鼎沸的声音夹杂着甜茶暖烘烘的香气,让人感受人间烟火。

这是活着的。

这里的人也是活着的。

我坐了两个小时,吃完了一份藏面,一份炸土豆,喝完了一磅甜茶,离开的时候浑身透着茶馆里常年累月积攒下的油腻味。但我不觉得讨厌,反而有些开心。

到了家里,我收拾了一下东西,把摊在床上的书稍微分了分类,然后打算写答应编辑的稿子。

我不想悲伤的,但下午写着写着稿子,总是出神。

朋友跟我说,人本来就很脆弱,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以后会有更多关于生死的事情出现在生活里。

这多少让我有些不愿接受。

至少,内心很抗拒。

我一直活得很任性,也像所有表面乐观内心悲观的人一样,做最坏的打算,但做自己喜欢的事。

我信命。

生老病死并不由人,所以,会看到很多虚妄的人与事。

偶尔会想,如果自己明天就会死去,今天要干嘛?

大概是跟父母亲人告别后,写好遗书,做好安排,然后买张机票去想去的地方吧。生如蜉蝣,就如蜉蝣一般活吧。

不想给人添麻烦,也不想让自己死得太难看。

我想,今年,不,今天开始,我会拼命拼命对自己好吧。

爱也好,恨也好,要淋漓尽致。

如果我可以活到七十岁,这已经是我认为的高龄了。那我还有四十四年的时间用来挥霍。这期间,我肯定会生病、难过、看到亲人离世。也会遭遇退稿、人渣、不知道什么时间什么形式的挫折。所以,我要尽可能地快乐。

我不知道这样看起来是不是特别不对劲,比如,因为看到别人去世了,自己就拼命要珍惜当下,像是要把别人被偷走的时间,从命运那里夺过来,牢牢地攥在手里,替她活下去。

或许吧,当然也没有那么伟大,就是觉得,一个人真的太容易就死掉了。年纪越大,越觉得这件事,就像喝茶、聊天一样,并不特殊。

所以,就这样吧。

阅读让我快乐,那我就读书。

写作让我快乐,那我就认真去写。

旅行让我快乐,我就到处走走。

爱情让我快乐,遇到的时候,我就不要脸地不放手。

家人让我快乐,我就梳理好自己的那点心事,慢慢靠近,慢慢沟通。

活着让我难过和快乐,我照单全收,难过的时候就哭,快乐的时候就笑。

我怕死吗?

好像也不是。

大概死掉就是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那我活着的时候,就认真感受吧。

我爱你。

愿逝者安息,生者珍重。


我的胡言乱语,你听听就好,不要当真。


16赫兹,原意就是不被众人所知,独孤求索的声音,那么在这个地方,就继续分享读书的内容,之后还会有一些非心得体会的,偏如何阅读等文章分享。

每天一本好书,跟十六一起提升自己。


16赫兹

我是沈十六,青年作者,写成长故事和孤独小说。我写了八年,未来将继续写下去。我希望用文字陪伴你所有孤独的日与夜。16赫兹,一个孤独患者的发声机。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