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刑事律师,脸“凶”些更好么?

阿呆曰2018-05-13 13:07:03

【朱明勇律师这张对拍很有张力】


   律师是国家赋予公民免受政府不法侵害的“自卫之剑”,是全社会的“法律雇佣军”。

——吕良彪

 

 

 

 

视频里看伟江念斌案,讲中国的司法改革,娓娓道来,似乎云淡风轻。看阿呆讲“国美”之争,满面严肃,俨然无比“严谨”。想起十多年前刚来北京的时候,伟江拉着我去央视做“为您服务”和其他一些电视节目。那时伟江已是央视“资深出镜律师”了,大家对他的人品和智慧都格外认同和敬佩。过了些日子,伟江跟我说:电视台同志说你啥都好,就是脸太“”了些!——关于“面凶”,属老虎却人见人爱的刘桂明师兄也曾调侃过我,说公众场合几乎就没见我笑过,好像人人都欠着我不少钱似的。——那叫一个呀!

 

笑面“虎”刘桂明师兄

 

十几年前的时候,伟江还在一个知名的大所里呆着,还是著名”的“知识产权律师”。后来,伟江自己出来,创办了大邦”律师事务所,做了许多诸如李庄案、钱云会案、郭泉案、念斌案等举世关注的、与知识产权无关的刑事、人HUMAN RIGHT权案件,可谓大放光芒。而我则一直在“大所”里呆着,在以律师、仲裁员、公司董事等不同身份处理了许多各种各样的公司治理、巨额投资争端、公司控制权之争,处理了各种刑事、民事、行政以及诉讼、非诉事务,见识和积累了各种知识、技能储备之后,越来越对从事刑事辩护产生越来越浓厚的兴趣和强烈的冲动。——相当意义上,刑事律师最能体验和展示律师这个职业最本质的东西。——现如今,伟江与我基本都远离了CCAV之类的主流电视媒体(所幸我也曾象伟江一样推荐了一些律师到央视,她们在电视上都做得非常知名),更多地通过网络媒体、自媒体,相对深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意见和建议。——虽然,伟江的公共表达还受到诸多约束,但有些声音,注定是具有穿透力的。正如“正义虽然不在当下,但我们等得到”。



斯伟江:解读福建“念斌案”


吕良彪:腾讯财经盘点“国美内战”


确实,虽然生活中阿呆是个特别随性甚至非常“好玩儿”的人,但公众场合和正式表达的时候,阿呆总是显得不苟言笑、特别严肃。这或许是十年法官留下的“职业病”,或许更重要的是年轻时曾意外受伤面瘫过相当一段时间的“后遗症”?这也使得阿呆讲故事、说段子的时候也是“一本正经”,哪怕边上的人都笑倒,阿可也依旧是满脸无辜、漠无表情。——所以,我常跟人解释,其实你觉得我“满脸旧社会”的时候,我还自觉早已“笑魇如花”。而且,我最放松的时候也就是一副有气无力、漠无表情的样子。“神采奕奕、口吐莲花”之时,倒往往是聚精会神、高度紧张的状态了。——三十七八岁的时候,曾有一拨临毕业的大学生在大成实习,临结束的时候派代表向我赠送礼物并表达谢意,孩子们对我“表白”时夸我说:吕律师,其实我们都觉得您很“慈祥”的!——如有得罪,原本“慈祥”的阿呆在此一并告罪了。


近年来阿呆不愿意西服革履觉得累,所以曾经求教:西服革履一身正装地“自我武装”是否有助于律师执业?伟江他们总调侃我面凶”,那么“面凶一些是否有助于带给客户信心,有助于维护他们的权利?

 

 

【“呆滞”的阿呆:与大成刑事兄弟们“论道”!】


【阿呆曰:于容忍与自由间寻求社会最大公约数】 


 

 

表情表情表边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