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严刑峻法抵不过良知道德

灿烂千阳2018-04-15 15:50:18

严刑峻法抵不过良知道德


上周五即3月10日下午,我参加鹿城区人民检察院和北京德恒(温州)律师事务所联合举办的“鹿苑论法”辩论赛。当初,我拿到“食药行业违法犯罪屡禁不止的主要原因是道德缺失”这个辩题的时候,脑子除了传统儒家思想之外,仍是感觉无从下手。只是将就准备了一些对方辩友可能提的观点,比如“法律万能论”“严刑峻法”“加强监管”等问题。


虽然孔孟之道近有复兴之势,加上一直在听罗大伦的《道德经》新解,仍觉得“书到用时方恨少”。道德与法律之争看似界限清晰,但因没有系统地去学习研究,免不了只是抄袭字句而不得要领。经朋友推荐购买了庞勒的《法律的道德》一书,用了两晚左右看了两百页,对道德法律化和法律道德化有个初步了解,也正好弥补了我的理论薄弱之处。由于上周较忙,直到周五上午才着手写这个结辩,以至于下午在场上念起来手和声音都在发抖,都是准备不足惹的祸。


还好,同事朱祖飞律师深深痴迷于康德,对哲学、法理学学、阳明学说自有新解,而且朱律师甚是宽容,诲人不倦。我总能够第一时间欣赏到其大作,还不忘趁机多多提问,好给自己一些营养,是故多少能有些耳濡目染。再经其修改,增加了三句即“摄智归仁,仁以统智”、“楚人一炬,可怜焦土”和“无视良知为法的根基,法之根基必为权力所占领和腐败”, 顿觉丰满起来。

以下是我三分钟的结辩陈词,现在公号推下,当是对有幸第一次跟高水平检察官进行庭外辩论的珍贵记忆,也感谢队友的支持帮助和信任。当然更欢迎热心朋友的批评指正交流!



主持人,各位评委,对方辩友:


      感谢对方辩友伶牙俐齿、激情昂扬的轮番轰炸。下午的辩论至少应当达成两项共识:1、我们知道并同意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就是经验常识,即是良知道德。2、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足以自行。

      被称做史上最严的《食品安全法》,以其“最严谨的标准、最严格的监管、最严厉的处罚、最严肃的问责”构筑起一道食品安全的防线。但是,食品违法犯罪问题却年年增长,深究原因到底主要是法律的缺失还是道德的缺失已经不言自明。如果对方辩友仍有疑虑,可以周末到茶山去问问,谁都知道杨梅打了农药要判刑,但是年年都有杨梅打农药。

       我们说,道德就是良知。一旦良知被蒙蔽,再完善严厉的法律也阻止不了人作恶,当然也不可能制定出良法,更不可能用恶法去矫治社会。正如牟宗三先生所言“摄智归仁,仁以统智”。仁即良知道德,统帅一切的智力行为,包括立法和司法。无视良知为法的根基,法之根基必为权力所占领和腐败。

       历史也已证明,商鞅相秦八年,法令虽行,刑戮太惨,民见威而不见德,知利而不知义,二世而亡,“楚人一炬,可怜焦土”。另有纳粹法律事无巨细,最终成为希特勒实施大屠杀的合法借口。验证了史记的预言:“恃德者昌,恃力者亡”。

       法律的滞后性永远跟不上违法犯罪的更新迭代,就算时时完善更新,也只能治标,抽刀断水污水更流。但是恻隐之心、羞恶之心、恭敬之心、是非之心,要求我们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要将他人的感受注入我们自己的内心,比如我不吃死猪肉也不会给他人吃,我不想被伤害也不伤害他人,也即呼唤德道的回归才是治本之策。

       最后,我方要提醒一点,道德法律化的进路不宜过快过多,如提议增设“儿童监护疏忽罪”就跟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一样的荒诞不经。相反地,我方提倡法律道德化之良法善治,这样法律被遵守的机率会越来越大而被违反的机率会越来越小,并有望在遥远的将来实现“无法之德治”的理想!

 

       谢谢大家!


廖  玲  娟

北京德恒(温州)律师事务所


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硕士

国家心理咨询师

温州民间智库成员

曾在公安局信访局工作多年


联系电话:18066369093

个人微信号:1553345343

QQ邮箱:626286538@qq.com

微信公众号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并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