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老舍的名字念错了?“舍”读shě还是shè?

城市快报快悦读2018-02-15 19:59:33


央视的新栏目《朗读者》自上周首播后反响热烈,获得一片掌声和好评。这档文化节目采取嘉宾朗读美文的方式,第一期第一位出场的,便是北京人艺的著名演员濮存昕,他朗读了一篇老舍的散文《宗月大师》。在正式朗读前,主持人董卿与濮存昕进行了一个对话,在他们的对话中,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濮存昕和董卿都把老舍的名字读作老舍(shè)。


此时,电视机前的很多人开始蒙圈,不是老舍(shě)吗?为嘛他们读(shè)?


【读老舍(shè)是BUG还是涨知识?】


节目播出后的这几天,媒体对《朗读者》的报道也铺天盖地,其中有一则新闻的标题是“濮存昕《朗读者》教你老舍念老舍(shè)”,报道中,身为制片人和主持人的董卿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个节目“一不小心”还有着知识普及的作用:“有观众发现了很有趣的细节,很多人通过濮存昕的朗读才知道,原来老舍(shě)是念老舍(shè)。”


被普及了知识的观众有些脸红了,原来这些年来,一直把大文豪的名字念错,真是惭愧。但是很快,网上就有另一种声音出现,称名从主人,老舍先生自己就取shě音,央视和濮存昕又何必替人家改名字的读音?


所以,到底是老舍(shě)还是老舍(shè)啊?不明真相的观众继续蒙圈中……


此时,对这个问题一直关注的中国老舍研究会发声了,其官方微博上说:“央视的《朗读者》节目办得很好,影响也很大。但濮存昕先生确实将老舍先生的读音念错了,老舍的舍字读三声,舍弃、舍我的意思!”


中国老舍研究会解释了舍字为什么一定要读三声。老舍先生原名舒庆春,原本有名而无字。取字是汉族人的传统,一般都是姓+名+字。清末民初,许多满族人也仿照汉人的习惯为自己取字,这样老舍就根据自己的姓氏舒字一拆为二,成为舍予。这里的舍予是舍我,无我,自我牺牲的涵义。因之,此舍字应读三声,动词。而舍字在读shè音时,只是老房子的意思。


老舍的家人也提过这件事。老舍之子舒乙曾经专门撰写过一篇谈老舍名字读音的文章《“老舍”这个名字该怎么念?》,收录在他的《我的思念——关于老舍先生》一书中,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9年2月出版。


在这篇文章中,舒乙先生介绍了老舍本人、老舍的好朋友、语言学家对舍字的读音,统一都是三声。于是在文章末尾他说:综合以上所述,“老舍”这个名字的正确念法应该是“老shě”,第三声,而不是去声。


但是——


舒乙另有一本《老舍的关坎和爱好》一书。说到老舍的“舍”字的读音时,有这样一段(请您务必整段读完再表示疑惑):


“老舍”的“舍”字有两种念法:一种是念第三声shě,好像是把“舍”当名词,“老舍”就是“老房子”;另一种是念第四声shè,好像是把“舍”当动词,“老舍”就是“好施不倦”。这两种念法基本上势均力敌,念shè的稍多于念shě的。老舍自己虽是一直念shè,显然是取“舍予”中的原本含义,但也犯不上为了“老房子”而和朋友们伤了和气,于是,同意两种念法都可以,谁爱怎么念就怎么念,全成。


等一下,你是不是对这段文字彻底看蒙圈了,连意思都没搞明白?


其实,关于这一段,读者都认为舒乙把这两个音的意思完全弄反了,所以也不足为证了。而中国老舍研究会对此表示,这里的拼音就是印错了,所以这一段的正确文字似乎应该是这样——


“老舍”的“舍”字有两种念法:一种是念第四声shè,好像是把“舍”当名词,“老舍”就是“老房子”;另一种是念第三声shě,好像是把“舍”当动词,“老舍”就是“好施不倦”。这两种念法基本上势均力敌,念shě的稍多于念shè的。老舍自己虽是一直念shě,显然是取“舍予”中的原本含义,但也犯不上为了“老房子”而和朋友们伤了和气,于是,同意两种念法都可以,谁爱怎么念就怎么念,全成。


中国老舍研究会称,舒乙在各种场合,从来都是读三声,即“老shě”的。


本报记者也查阅了一些资料,看到了两个关于老舍名字的典故。著名作家吴组湘喜欢作名字诗。一次曾作“老舍谢冰心”句给老舍看,老舍说:“从文字上看,此处的‘舍’只能念成(shè),不过,那已经不是我了。”这句诗中罗列了两位作家的姓名:老舍、谢冰心。其中“老”与“冰”相对,“舍”与“心”相对。这样,“舍”只能念去声(作“房屋”讲),而不能念shě。所以老舍说“那已经不是我了”。另一个典故是著名语言学家赵元任问相声艺术家、语言大师侯宝林先生“老舍”读法,侯先生不假思索地答道:“名从主人,念老shě。”


就是这样,老舍先生本人、家人、好友、专家、学校对舍字均读三声。那为何董卿和濮存昕这次要读成shè呢。据老舍研究专家孙洁老师介绍,北京人艺有读“老shè”这样的一个习惯,北京的文艺界也有很多人读“老shè”。之所以这样读,当初是因为对舍这个字的误解。他们认为老舍如果是舍弃自我的这个舍,在繁体字里是有提手旁的,就是捨。而如今北京人艺以及北京文艺界的很多人依然读shè应该只是来自于那时的习惯。可见,来自北京人艺的濮存昕读成“老shè”,是因为在北京人艺这个特定环境的圈层习惯,不必去刻意纠正。但孙洁也表示,“作为央视这样的平台,从主持人开始,我觉得应该坚持一个对的发音”。


老舍名字正确读音的这段公案,如此看来有了答案了。


【这些作家的名字到底怎么念?】


而除了老舍,还有一些大家的名字总是暗藏玄机,因为它总会让很多人不敢张嘴,因为一说出口就是错的,比如,陈寅恪、贾平凹、夏丐尊……


陈寅恪先生名字中的“恪”字的读音,多年以来一直存在着分歧:相当一部分人读作“què”;但查古今词书,诸如《说文解字》《康熙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等等,大都只注“kè”音。


那为什么有人偏偏要读作què呢?其实持这种读法的多是一些年龄较大而且多“出身”于清华、北大的高层知识分子以及他们的传人(子女、学生等等)。在上世纪20至40年代的清华,全校上下几乎一致如此读法,可是极少有人能够说出什么根据,人云亦云而已。


就连语言学家王力先生都说:“这字本来应该读‘kè’,但在陈先生的名字中,大家都读què,所以我也跟着这么读了。”


那陈先生究竟是怎样读自己的名字的呢?据清华图书馆的元老毕树棠先生(已故)回忆,陈先生自己读陈寅kè。他还问陈先生为什么不跟着大家读“què”?陈先生笑着反问:“有这个必要吗?”。


此外,贾平凹的凹读(wā),夏丏尊的丏读(miǎn),大家可别一不小心露了怯。没办法,谁让读书人讲究多呢?


本报记者 苏莉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