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阅读|只为苍生说人话——再读柏杨有感

业主精品阅读2018-04-15 15:39:25

  柏杨先生离开我们已近十年了。记得十年前86岁的柏杨宣布封笔,在为自己最后作品《柏杨曰》作序中,以一句“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戛然结尾,掷地有声!什么是文化自信?廉颇老矣,风骨依稀。柏杨先生《丑陋的中国人》——“酱缸文化”早已成为一个时代的符号,让中华人对传统文化的反思得以充分发酵......



  柏杨先生十年小说、十年杂文、十年著史,后来即使由文入史,但其关注的核心仍然是人的问题,是中国人的民族素质问题。30年前,《丑陋的中国人》出版时,先生完全没想到会引起那么大的反响。其实柏杨真正的写作是从揭露台湾社会种种丑陋现象开始的。而这其中先生的风骨,应该是对民族劣根性的无情鞭挞,对权贵专治的无情揭露,对民主自由的无限向往......
  什么叫“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为君王唱赞歌”显然就是中国“酱缸文化”主料,构成了专制文化的主体。什么叫做“为苍生说人话”?柏杨先生所谓“人话”,虽见仁见智,解释颇多,但作为一个正常人,说话只要不违反人性、人伦、人道、人情,就可叫“人话”。反之那些有逆人性的话、违人道的话,反人伦的话,都应该叫做“鬼话”。
  《论语》曾记载一个故事,一次孔子退朝后,有人向他禀报马厩失火,孔子急问“伤人乎”,而不问马,就是典型的“人话”,用今天的话来讲就是以人为本。
  春秋战国时,为阻止魏国的将领乐羊攻城,中山国国君把乐羊的儿子煮成人肉羹送给他喝。乐羊一口气喝完后仍大举进攻,并一举灭了中山国。魏文侯称赞说:“乐羊为了我的国家,竟吃了自己儿子的肉。”众大臣也齐声附和。睹师赞却说:“连儿子的肉都吃了,还有谁的肉他不敢吃呢?”睹师赞原本史上寂寞无名,但他说的这句“人话”应该名留青史。
  “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同样也使柏杨先生名扬后人:
  “在军法处看守所被羁押的日子,监狱外面就是农田,常听到种田的老农们指指点点向别人介绍说:‘里面关的都是老天真,他们梦想什么民主!’”
  “每一个中国人都是一条龙,三个中国人在一起,就成了一条虫”;“我们的民主是‘以示民主’”;“窝里斗,是中国人的劣根性”。
  “要改变中华民族的气质,绝不能仰仗‘大人物’动手,应先由‘小人民’做起。”“如果中国人不能养成人权素养,那就还是有丑陋之处的。”
  “我满身都是伤,想要突破自己好困难。舔伤也不是都能舔到的,但,我还要飞。”......
  说“人话”名垂千古,讲“鬼话”遗臭万年。今天我们再读柏杨,能读到什么?《丑陋的中国人》——“酱缸文化”究竟揭露出中国人多少丑陋的“鬼话”?官方为何对柏杨如此胆战心惊?先生争民主,求自强,博普世,究竟又为我们普及了多少“人话”常识?作为一个文化符号,柏杨先生是伴随着改革开放脚步为大陆人所了解的。三十年前我们初读柏杨,改革开放春风咋起,民主自由朝气蓬勃,文学革命热浪翻滚,一切那都是满满的“人话”;三十年后我们再读柏杨,文化自信甚嚣尘上,民主宪政已然另类,普世价值过街老鼠,文学改良老气横秋,一切似乎都变成“鬼话”连篇了。
  抛开柏杨先生“人话”、“鬼话”论不说,而今大陆官媒有一个流行词,叫做“正能量”。与之相对应的叫做“负能量”。拜官媒所赐,究竟什么是“正能量”、“负能量”?能量本是物理学名词,能量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它只能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其他形式,或者从一个物体转移到另一个物体,在转化或转移的过程中,能量的总量是不变的。这就是“能量守恒定律”,如今被人们普遍认同。能量是组成世界的物质存在,一切质量都可以转化成能量,起阻碍破坏作用的是负能量,起维护推动作用的是正能量。
  其实,“正能量”一词社会流行,源于英国心理学家理查德·怀斯曼的专著《正能量》一书。今天的“正能量”运用到社会心理学领域,是将人体比作一个物理能量场,通过激发内在潜能,可以使人表现出一个新的自我,从而更加自信、更加充满活力。
  现在官媒屡屡鼓吹所谓“正能量”——自信文化,即便是刚刚闭幕的x视鸡年春晚,也叫嚣传播了正能量。仿佛正能量现在满天飞,越多越好。鸡年春晚民间恶评如潮,但x视自我评分却是最高分——100分。新闻联播还高调表态,春晚海内外华人满意率达到95%......x视究竟说“人话”,还是讲“鬼话”?联系到新闻联播历来“前十分钟领导很忙,又十分钟国内大好,后十分钟国际大乱”——“正能量”套路,究竟谁在讲“鬼话”?“鬼话”讲多了又会有什么结果?要知道,按照物理学“能量守恒定律”,有多少正能量,就必然有多少负能量。如果人为的制造出太多的所谓“正能量”,早晚能量守恒一破坏,等量级的负能量就会在某一刻汹涌而来,最后必然势不可挡。——那时官媒将如何收场?
  如今文艺座谈会春风拂面,特别是拜官媒所赐,过往的争民主、求自由、要人权已经过时了。而今环球时报宣扬的自信文化是民主宪政、普世价值、基督文化是“扳倒中国”的“三股势力”,必须除而快之。在广泛“为君王唱赞歌”时代,“人话”泯灭,“鬼话”横行。柏杨已死,何人再呼——“只为苍生说人话”?!当“酱缸文化”,由“正能量”——“人话”变成“负能量”——“鬼话”时,当民主普世成为另类时,那么一旦“负能量”决堤,“鬼话”连篇,民主潮流,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谁又能够阻挡得了呢?!
  美国哲学家、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说:“如果你想拥有一种品质,那就表现的像是你已经拥有了这个品质一样”。同样美国某研究机构最新一项研究成果显示,个人对自己身高的认知与权力的掌握有着正相关的关系。通俗来解释就是说,一个人越有权势,就会越觉得自己无限高大。这一点在薄、周、令、郭们来说应该深有体会。今天究竟谁对此言感受最深?我们不好下结论,但一切规律性的东西似乎总是存在的。
  常识判断告诉我们,某些事件和想法会让你产生某种情绪,而这种情绪反过来会影响你的行为。比如几年前央视反复询问“你幸福吗”这个问题,这是一个缺乏基本逻辑的荒诞提问。幸福是一种心理感悟,说我们有幸福的感觉,那么我们就会忍不住微笑;我们感到害怕和恐惧,那么我们就会想要逃离、逃避。同样,当一个人表现出正能量时,他会开心快乐,并由此感染周围受众,从而给别人带来幸福快乐;反之,当他消极悲观,仇视人生,破坏社会时,会给社会带来负能量,从而危害世界、制造恐怖......
  人们常说,社会是发展变化的,人也是发展变化的。这个发展变化,也许就是所谓正能量与负能量的不断转换的过程。个人变化如此,一个社会、一个国家同样也是这样的。看透了物质世界能量守恒和转换逻辑,其实问题并不复杂,有英明的上帝,必有邪恶的撒旦;有正能量爆棚,必定有负能量破堤;有说“人话”的人,必然有讲“鬼话”的人。在官媒看来,意识形态斗争,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是最大的“人话”,但在民间看来,除了“少谈些主义,多解决些问题”,其它都是“鬼话”。
  柏杨先生《丑陋的中国人》大胆揭露民族“劣根性”,在民间来说,先生讴歌民主,揭露国人“劣根”,无疑是二十世纪末鲁迅再生。“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应该就是满满的“正能量”——说“人话”!但在官媒看来,暴露民族“劣根性”不利于“维稳”、“和谐社会”建设,宣扬民主普世,那就更是与特色政治作对,是不折不扣的“负能量”——讲“鬼话”!
  “柏杨没有政治立场,他从来没有表达过——我支持什么?他不会再加入国民党,也不会加入民进党。他属于游击队,对写作能卖钱营生已经很满意了。”(柏杨夫人张香华语)
  柏杨先生是“政治文化纠缠在一起的人物。”这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柏杨杂文系列的主编陈晓明的评价。“他早年投身政治,效忠过蒋介石,后来又在蒋经国手下”,即便批判世俗社会,却也没有使用传统表达诉求的政治语言,而多是从人文角度,站在边缘......
  位于台湾新北市新店区秀朗桥下的“景美看守所”,曾是台湾令人闻之色变的军事法庭与监狱,囚禁过李敖、柏杨等名人,吕秀莲、施明德等人因“美丽岛”事件在这里受到军法审判。2005年由台湾官方将其改名为“台湾人权景美园区”,据说将来这里还可能成为“人权博物馆”。
  马英九2008年农历年大年初一首度拜访柏杨。尽管身体虚弱,柏杨还是拱手打招呼,并送马英九《品三国》、《品秦隋》两本著作。柏杨是读历史、写历史的,为何要把秦、隋两个历史上最短命的王朝摆在一起,就是要当政者小心警惕,“为什么你得到政权,但还会失去政权?”但作为台湾人的柏杨先生,其《丑陋的中国人》——“酱缸文化”始终没有融入大陆正统,特别是对民主普世的宣扬,终于被官媒归纳为“负能量”另类......
  柏杨说:“我们丑陋,来自我们不知道自己丑陋。”学会反省和自我批判,是未来我们每个人永远都不能轻言完成的任务。
  (2017年2月6日于三亚)




欢迎关注业主精品阅读(readervip),做一个有品质,有内涵,有尊严的业主。小阅读,大收益 。为您第一时间传递社会热点事件及相关点评,让您远离信息碎片化我们关注:1.互联网正在发生的大事;2.您身边热议的事情;3.业主权益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