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夢是什麼(叁)

徐文兵2018-06-19 13:52:29

真夢與假夢
人的夢有真夢和假夢之分。
真夢是一種神遊,是絕對的浪漫主義,夢見的多是匪夷所思、不可理喻、很神奇的東西。有的人會夢到自己去了一個地方,而且感覺這裡似曾相識,很長一段時間,這個夢都歷歷在目。在若干年以後,自己突然真的到了這個地方,這就是神遊。
舉個歷史上比較有名的例子:李白做過一個夢,夢見自己用的毛筆開花了。這就是“夢筆生花”。所以,人們都說李白寫的詩就是神來之筆。古人說:“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就是說,在虛無玄空中飄著一些資訊,只有被你捕捉到了,你才會寫出那麼漂亮的文章。
與此相對的還有一個故事——江郎才盡。是說有個叫江淹的人本來寫過很好的文章,但是突然有一天他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大詩人對他說:“江先生,我以前有支筆落在您這兒了,今兒我拿走了。”從此以後,他便文思枯竭,再也寫不出任何東西了。
下面是《列子.周穆王篇》中的一個故事。現在有好多人寫“心靈雞湯”,我看舉的那些例子都不如《列子》中的故事有意思。
周之尹氏大治產,其下趣役者侵晨昏而弗息。有老役夫筋力竭矣,而使之彌勤。晝則呻呼而即事,夜則昏憊而熟寐。精神荒散,昔昔夢為國君,居人民之上,總一國之事,游燕宮觀,恣意所欲,其樂無比。覺則複役。人有慰喻其勤者,役夫曰:“人生百年,晝夜各分。吾晝為僕虜,苦則苦矣;夜為人君,其樂無比。何所怨哉?”
尹氏心營世事,慮鐘家業,心形俱疲,夜亦昏憊而寐,昔昔夢為人僕,趨走作役,無不為也;數罵杖撻,無不至也。眠中啽囈呻呼,徹旦息焉。
尹氏病之,以訪其友。友曰:“若位足榮身,資財有餘,勝人遠矣。夜夢為僕,苦逸之複,數之常也。若欲覺夢兼之,豈可得邪?”尹氏聞其友言,寬其役夫之程,減己思慮之事,疾並少間。
這個故事說的是,有個老頭,白天幹活服役,“筋力竭矣”,到了晚上“昏憊而熟寐”。大家都聽過“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後面再加一句話就是“勞心者睡不著,勞力者睡得香”。這個老頭睡著了以後怎麼樣呢?“昔昔夢為國君,居人民之上,總一國之事,游燕宮觀,恣意所欲,其樂無比。”然後“覺則複役”,即睡醒了以後又去幹活。這人白天累,晚上做美夢,很舒服。很多人覺得他過得苦,想安慰他,但他很想得開,他說:“人生百年,晝夜各分(人活100歲,白天、晚上各一半),我雖然晝為僕虜,苦則苦矣,但是我夜為人君,其樂無比,何所怨哉?”
那麼,跟他相對的尹氏是怎樣的呢?“心營世事,慮鐘家業,心形俱疲,夜則昏憊而寐。昔昔夢為人僕,趨走作役,無不為也;數罵杖撻,無不至也。”他白天操那麼多心,勞那麼多神,晚上在夢裡還被人當奴僕,挨打挨駡。他朋友勸他說:“你現在掙的錢足以榮身,資財有餘,比別人好多了,晚上夢見做奴僕也是很正常的,不可能所有好事都被你占全。”後來,尹氏對手下僕役們放寬要求,減少自己思慮的事情,他的精神狀況才漸漸好起來。這就是說,如果白天不那麼勞心勞神,晚上也就不會活得那麼痛苦。
北京這麼大,高樓豪宅這麼多,但我發現越來越多的人都在過著類似于尹氏的生活,白天很風光、很榮耀,一到晚上就睡不著,有的人一睜眼就是事,一閉眼就是夢,而且全不是好夢。因此,對人來說,精神上的痛苦是最大的痛苦,心神受累是最大的累,做夢太多且做不了好夢的人,生活品質最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