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偷拍学校办公室无耻一幕,速看!

武安身边事儿2018-02-18 12:43:13



   点上方   蓝字   看更多精彩!  



     

被留下特殊“照顾”的苏韵,耳朵都快长茧子了。          从教导处出来,那位导员还苦口婆心地对她说:“你是理料状元,更是学生尖子,交朋友要慎重,不能什么样朋友都交。你说你……要是被其他同学带坏了,怎么办?”          苏韵平静地问:“老师,你定义的坏学生是什么标准?”          “嗯?”没想到她会有此一问,导员一时没反应过来。以前他教育学生时,没有一个不是点头哈腰的大气都不敢出,今天咋的?还想造反?          正想着,又听苏韵说:“麦花也不是坏学生,人家也是凭实力考上了重点大学。校长都点名说她学习好,您忘了?”          导员:“……”          “麦花是冲动,但她是见义勇为,虽然打架不对,但是其初衷是好的,她是想为同学讨回公道。这种见义勇为、敢于与恶势力斗争的行为是值得发扬的!老师你说对不对?”          “呃……”导员噎住,好嘛……打架伤人,在她这都变成见义勇为了。          苏韵突然笑了,“老师,你别生气,以后我好好带她,让她变淑女一点。”          导员也乐了,嘿,让个小丫头平白无故地给当“礼拜天”过了。          “行了,赶紧去找你的教室吧。”导员手一挥,“一年一班知道怎么走吗?”          苏韵狡黠一笑,兔子一样,蹦蹦哒哒地跑了。          刚跑出没几步,就听身后的导员老师的电话响了,他接起来,并没刻意压低声音:“喂——谁?……林震东?他女儿?林雨晴?不行不行!她想来也只能念自费班!校长没接电话?哦……刚开学他很忙!我这也不行,没有这个先例!”          苏韵脚下一顿,脚步缓了下来。          那导员挂了电话,脸色不怎么好。旁边路过的老师问他怎么了。他冷哼一声把这事说了,又接着道:“嘁——不就是个倒台的海关局局长吗?”          “林震东不都被抓进去了嘛?”          “是呀!打电话的是他弟弟!还跟我耍上威风了!学校又不是给他们家开的!就算林震东还坐那位置,也别想开这个后门!嘁,三百多分的成绩,还想念重点大学,要不要脸……给他个自费的名额还不偷着乐,还在这叫唤什么?以为他是天王老子!”          *          班级里,麦花、穆峥早就给她占了座。          因为苏韵现在也有1米68了,所以那两人在选择座位时,毫不犹豫且意见难得统一地选择了最后一排。          “滚滚——这里!”滚滚是麦花给苏韵起的外号,因为运输要靠车轮,车轮往前走就得“滚啊滚……滚啊滚……”          苏韵对这个新外号,表示……很崩溃!          穆峥长得比较黑,麦花给他起名叫:乌鸦……          三个人的桌子是连在一起的,穆峥左边靠窗,苏韵中间,麦花右边靠过道。          这位置都是麦花排的,她家里三姐妹,当老大当习惯了,什么事都操心做主。          穆峥和苏韵都很大气,也没异议,反正最后一排,进出都方便,谁坐哪都没什么区别。          当然,苏韵怎么也没想到,开学之后,她旁边这两人一掐起架来,拿新华字典当砖头往对方脑袋上“咔咔”凿的时候,她这个“中间人”是遭老了罪了!          辅导员吴青梅老师来点名的时候,看见他们三个坐在最后一排,都气乐了,人家尖子生,都打破脑袋往前坐,甚至有的为了一个前排座位都能打破脑袋。          这三个人倒好。          真会发扬风格呀!          “行了,现在说一下,关于我们学校的一件大事。”辅导员说:“今天是周三,周五有一个全校新生演讲活动,每个班级有两个名额,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来我这报名。今天不上课,同学们自己把寝室、教室的卫生打扫一下,再自己熟悉一下校园。明天正试上课,好了,下课吧。”          “演讲?”有的同学眼睛亮了,这可是在全校出名的大好机会!          *          两天后,全校演讲大会拉开帷幕。          燕大的大礼堂里灯火通明,正播放着轻缓的古筝曲。          低调惯了的苏韵没有报名,跟麦花和穆峥坐在最后排的位置。他们的打算是……如果无聊,逃跑时不容易被发现。          轮到一年六班的时候,张诗雅讲了一个名人成功的励志故事。讲到最后的时候激动的都哭了!          苏韵听到旁边有个女生说:“张诗雅脸皮可够厚的,孟伯祥就是她外公!她好意思当名人传记讲呢……真有意思!”          张诗雅讲完,很多同学都快睡着了。她在稀稀拉拉的一点点掌声中走下讲台。临下台之前,还问主持人:“我讲的是不是很感人?”          男主持人都被问毛了,差点没摔个狗啃屎。          接下来演讲的仍是一年六班的,是个女生,叫梁晓君。她个头不高,短头发,大眼睛,看上去非常有精神。          她走上台,没说话,先是将一面卷着的锦旗打开,提在手上,高高的举起来。          上面写道:智者无敌、勇者无惧          “哈哈哈……”大礼堂里爆发出来的笑声,差点把天花板都掀翻了。          她又打开另一面锦旗,上书:槁苏暍醒、逸韵高致          苏韵浑身一震,这里面怎么有自己的名字?难道是想多了?          “槁苏暍醒、逸韵高致是什么意思啊?”有个男同学问。          热心肠的麦花大声说:“槁苏暍醒原意是指:使枯槁者复苏,使中暑者苏醒。形容苦难者得救,重获生机。逸韵高致是指:高逸的风度韵致。”          她见问话那男生仍是一脸茫然地望着自己,麦花突然乐了问:“你理科生啊?”          “啊!是啊!这都被你猜出来了?”          紧接着,他周围的同学们豪放的大笑起来。那同学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挠挠脑袋说:“弄这么复杂……这同学到底想干啥?还以为上中学要挂流动红旗啊?”          旁边的同学笑声更大,又有人说:“我看这里有门道,看看她要说什么。”          虽然同学们都在笑,但是注意力却全被梁晓君吸引了过去。就连打着哈欠的同学们都精神了过来。          梁晓君收了锦旗,放到讲台前的桌子上,拿着麦克风朗声说:“大家都听说过一句话:人固有一死……”          她话音一顿,同学们都非常给面子地大喊:“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紧接着又是一阵哄笑。          “没错!人终究免不了一死,但死的价值却完全不同。为了人民正义的事业而死就比泰山还重,而那些自私自利、损人利已的人之死就比鸿毛还轻。”          大礼堂里又是笑声不断。          这一回,连老师、校长的注意力都被拉了过来。          梁晓君说:“亲爱的同学们不要笑,我说的这个为了人民正义的事业勇于献身,堪比泰山还重的人,就是在座同学的其中一位。          她虽然没死,但却半只脚踏入鬼门关。她只身一人闯入邻国,用智慧、用生命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与财产!          你们以为我说的夸张?太假?          不!我说的每一句都是真的!如果不是她协助警方抓捕毒贩、军火贩,我们、或者我们的亲人乃至朋友的生命和财产都有可能被这批正要运往内地的大批量的毒品和枪支所威胁。我不知道她当时的想法是什么,但是她……在最最关键、最最危及的时刻,没有想到自己的安危,而是用她自己的身体替一名特战警官挡住一枚致命的子弹!”          “你们猜到她是谁了?对,她就是苏韵!”          “滚滚——她说的是你!”麦花激动地大叫。          大礼堂里一阵哗然。          尤其坐在台下的许萧,想起妈妈那天对她那样恶毒的评价,许萧深深地皱起眉头!          这样的苏韵是好样的,以前大家对她的看法,全都是偏见!          梁晓君压下台下的议论声。          又说:“这位18岁的小姑娘,勇敢、坚韧、有魄力、大无畏!在与大毒枭交火的时候,她用生命和鲜血将那位曾经立下过赫赫战攻的战士挡在身后,她用生命和鲜血挽救了一位战斗英雄的生命!虽然苏韵今天安然地坐在我们旁边,但是,她曾经生机渺茫、奄奄一息,甚至……昏迷了一个多月才清醒过来。”          说到这,台下的同学们开始四处观望,有的在窃窃私语,都在问:“谁是苏韵?”          “哪个是苏韵?”          梁晓君又说:“9月1号早上,我兴冲冲地来到学校,为的就是能与这样一位姑娘成为校友而感到欢喜!但、是!”她咬牙,“我走进教室,每踏出一步,都能听到极其离谱,极其刺耳的声音!犯罪嫌疑人、杀人犯、臭不要脸、小贱人!这些肮脏的话,竟是用来形容这样一位可爱的姑娘!”          一年六班不少人将目光投向张诗雅!现在终于有人明白为什么梁晓君会说出这样一翻话来了……其实谁也不是没事闲的,拿别人的事迹当谈资,但是张诗雅确实过分,一个班级里好几十号人,天天听她用极其恶毒的话来诋毁别人,是个正常人都绝对受不了,更不会喜欢她!          梁晓君今天在这么重要的场合,说出这样一翻话,本来应该觉得很奇怪的,但是大礼堂里非常安静,竟没有一个人再起哄……          梁晓君抬起手,指向前方,“你们回头,苏韵就在我们中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她是怎样一个人,我也并不了解,但是,我们慢慢就会知道!”          大礼堂里30几排座位,坐在座位上的同学,一排排地向后望。          从头到末,好似浪潮。          “苏韵没来吧?”          “不知道……我就在电视上看见过,可惜看不清脸。”          台下的议论声一迭高过一迭!          直到麦花大喊了一声:“苏韵在这里!”

点下方 ↓↓↓ 阅读原文 看下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