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陈永珍随笔《名字趣谈》

楼主:南湖文学 时间:2020-10-18 16:44:40



南湖

文学


轻轻点击音乐播放器

圣人

名字趣谈

陈永珍

           名字,是一个符号,但是名字却往往是一个历史的产物,它有着鲜明的时代烙印。

        名字看似简单,学问却非常深,不仅要叫起来顺口,避免绰号,更寄托着长辈的殷切希望和美好祝愿。就拿我爷爷奶奶辈的名字来说,他们的名字里最常用的两个字,男的叫官,女的叫宝。在那个男耕女织的社会,不难看出,长辈还是希望男孩能够出人头地,走上仕途,谋个官位,女孩则是家里的宝贝,专攻女红,长大相夫教子即可。再后来,取而代之的是强和珍。和新中国同龄的那些人,他们的名字不是建国,就是卫国,还有建设,建华等等。随着时代的变迁,双独生子女结合的家庭越来越多,双姓加名字的四个字的姓名也就屡见不鲜了。二十一世纪以来,家长的知识水平越来越高,名字也越来越洋气,对宝宝的希冀也越来越美好,睿,毓,涵,妍……就这样,孩子的名字越来越个性,越来越时尚。


        说起自己的姓名,一直觉得非常接地气。初中那会儿,许是觉得自己肚子里有点墨水了,抑或开始接触一些作文选之类书籍的缘故,竟然也对自己的名字不满起来。记得比较清楚的是,我和同桌一起翻看作文书的画面,捧在手心,认真拜读,还记得许多优秀作文是来自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的学生写的。读着那些灵动的语句,很是感动,不知道什么什么时候,目光停留在那些名字上,云,婕,予,等等,而且还有很多单名的作者。就这样,开始酝酿了一场改名的游戏。第二天,两人对着新华字典琢磨了半天,打开,翻阅,寻找,合上,这样的动作不知重复了多少次,最后我的目光停留在一个字:磊,对,像石头一样坚强,做一个光明磊落的人。对,就选它!我的同桌则挑了一个烨,作为名字。就这样,我俩偷偷完成了改名字的事儿。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俩竟用这个新名字命名了许多物品,书籍啦,雨伞啦,字典啦,扇子啦,互相也亲呢地叫了好几回呢!有时回到老家,有时闲来无事,翻阅五斗橱柜,仍旧会发现这些这些个东西,勾起我那段尘封的记忆。上了师范,犹如小鱼游进了大海,对名字的不满与日俱增。终于有一天,我壮着胆子向母亲问起了名字的由来。当母亲微笑着告诉我名字背后的故事时,我热泪盈眶,原来她只是希望我长大了有东西吃,有人疼爱呀,因为她生我时邻床的那个产妇就是取了这个名字。从此,我便喜欢上了这个寄托着妈妈美好希望的名字。


      一转眼,工作了二十多年,基本都从一年级开始接手。九十年代学生的名字基本都认识,后来家长水平越来越高,名字中难字渐多,偏字也出现了,于是,每接一批新生,新华字典不离手。更有甚者,取了一个多音字,琢磨了半天,注上拼音,来到教室,小心翼翼地点名,叫了半天,没有学生起立,走到身边一问,才知道是多音字念错了的缘故。这让我想起了前不久看到的一则笑话,说一个学生单名一个字,由五个马字组成,语文老师点名万马奔腾,数学老师五马分尸,体育老师一群马……这种模棱两可的名字,这种生僻字的出现,考倒了老师,也为难了孩子。还有一个情况,同名同姓同班同学的出现,这正应了一句话:英雄所见略同。这两个家长心有灵犀一点通,给孩子取的名字也一模一样,而且不偏不巧,两个孩子分在同一个班里,几天下来让老师一头雾水,让同学云里雾里。这样折腾了几天,也不是个事儿,最后,干脆在名字前有时加上性别,有时加上大小,以示区别。


        取名字这件事儿,每个人都会遇到,或早或晚,或多或少,这里面的学问有多深,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够体会。

 


本文作者陈永珍

作者陈永珍简介女,嘉兴市秀洲实验小学语文老师,民进会员,热爱阅读,喜欢写作。


  愿我们的文字与声音

  能带给您最美的心情

南湖文学顾问:吴顺荣

责任编辑:青峰

文字排版:汪垚卿 吴敏

制图:小鱼

南湖文学平台推广:李远鹏

南湖文学编辑微信:nhzc991  

投稿邮箱:  1097100585@qq.com  

真情温暖你我

文学点亮人生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