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戏仿|教师铭

煮字取暖2018-04-15 13:56:47



教师铭 

文丨萧磊

 

 

大概,很多孩子都做过一个“老师梦”。

 

“好为人师”,是否也是一种天性?

 

我女儿在幼儿园里刚学了几个阿拉伯数字时,趁我们没留意,在老家的墙壁上,用彩色笔涂抹了一串歪歪扭扭的“吐蕃天书”,硬拉着几个来做客的亲戚,给他们上课。

 

等上了小学,她又拿着平板电脑,学着她的老师们的模样,煞有介事地下载了课件,来给我上语数课。

 

我无法预知她将来会不会受我的影响,成为一名教师。如果,一不小心,所谓的“梦想成真”,那我们家勉强也可算“书香门第”了——三代教书。只是,到了那时,我不知道该欣喜,还是该悲哀呢?

 

好在,路还长着。未来,始终不是掌握在我们手中的,就像命运一样。

 

遥想当年,高考后,我和父亲意见高度统一,填报志愿的时候,填了“清一色”的师范专业。名言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在那时,“师范”似乎就成了我们的“罗马”。

 

大学的四年,真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之一。那感觉就像祖上积德,一下从潦倒不堪的穷光蛋,变成了腰缠万贯的大富翁,有大把大把的光阴可以虚执。现在想来,似乎晚上做梦都能笑醒!

 

还是要感谢那个听似浪漫绚烂,实则百无一用的“中文系”,她教会了我“喜欢阅读”,让我能用“虚无”抵抗坚如铜墙的“现实”。

 

尽管,“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而教育更是如此……(此处假装省略千余字)


近日,朋友圈疯传一篇《18日,我辞掉了正式在编教师工作!教师们都看哭了……》的文章。有感,戏仿《陋室铭》而作《教师铭》:

教师铭

课不在多,不晕就行。

钱不在少,糊口则成。

斯是事业,只讲奉献。

粉笔上墙白,勾叉入眼红

叹息没分数,进出有学生。

不可骂孩子,打手心。

无丝竹之悦耳,有批改之劳形。

古有卖炭翁,今有挑山工。

领导曰:何苦之有!

 

牢骚也行,自嘲也罢,权当自娱自乐。

 

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有一句经典的台词:这些墙很有趣。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叫体制化。

 

体制化,对于像我这样手无缚鸡之力,而又胸无大志的人来说,真是好东西。至少可以“一人吃饱”。至于“全家挨饿”,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对于那些“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的猛士来说,他们冲破体制,或许会遇到鲁迅所谓的“无物之阵”的尴尬,堂吉诃德大战风车的嘲讽,但我还是愿意坐在路边替他们鼓掌,然后,目送他们前行的背影,向他们致敬!

 

而我,还是我——“穷教书的”,继续安安静静地教书。闲暇时,随心所欲,乱翻几本书;心血来潮时,当一下《新华字典》里的搬运工,码几行并不漂亮的文字。

 

此生,也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