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左手与右耳相差的温度

众创客栈2018-05-28 11:54:58
说好的一起出石头,为什么我出了剪刀,你却出了布。
甄新像举哑铃一样端起酒杯,努力咽下一口杯子里的Stolichnaya,看了看王宝强的各种新闻,撇了撇嘴角,右手手肘支在吧台上,左手将手机反扣着放下,目光涣散。

他忘了自己坐了多久,也忘了自己喝过了几杯酒。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再也难有新鲜猎奇的事物能让他聚焦兴趣,他身陷无法摆脱的梦境囹圄之中,或者说他觊觎那束七彩光太久太久,每次伸手触碰,都会发现那光并不在指尖停留,继续穿过,照在别处。

他想不明白,这世上究竟有没有即平等又对等的守候。他深恶主流的价值语境,类似服从与奉献的词语会经常被提起,服从酒意味着不平等,奉献就没办法对等。他苦涩着抬起头,人,生而不平等,也注定不会对等,他再次印证了这个事实。此时他的心是悬空的,仿佛并不被骨骼包裹着,也没有血液经过。

甄新09年毕业后只身一人从重庆来到北京,那时大家并不积极创业,还都本本分分的专心找工作。他的工作是在学校里招聘会上随便选的,某电视台外景摄影助理,他一心要来北京。他的兴趣和技能全部在摄影上,所以并没有对每天十四个小时的工作产生厌倦,他也一直很努力。但就像他出外景时不知道雨什么时候会停一样,在一次外景拍摄过程中,他从脚架上掉了下来,摄影机狠狠的砸在他的右耳上,左手肘尖碎裂。从此他右耳中度失聪,左手永远伸不直。

但他并没有丧失斗志,包括13年那次失败的创业,他几乎败光了自己的全部家当,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赔掉的钱中没有一分钱来自他的家人与朋友。

他并没有什么宏伟的梦想,他只是想不停的有事做。14年他参与了之前一个同事的创业项目——网络视频制作。这一年他29岁,他想在而立之年到来前能活的像个人,忘掉一些事。公司规模并不大,十几个人承担了所有职能,如果一直这样发展下去,他可能会成为一个很出色的摄影师。然而,揪心的生活注定要打破,他再次遇到了那个曾经可能会改变他一生的人——乌晴。

世界真的很小,谁能想到在北京,在朝阳,在国贸,在第一商城,在A座13层他会再次跟她相遇。当四目相对,当呼吸急促,不管西装笔挺,不管妆容素丽,他们几乎同时认出对方,他几乎同时停下脚步,他知道了她来隔壁面试,她知道了他也在这里。

五年前,他和她还是一对。五年后,他还单身,她经历了一次婚姻。

这故事不会再有分分合合的剧情,准确说,她留下来不过是因为有个熟悉的人,他想她留下来也不过是担心她孤单一人。他们都很确定,他们只是最熟悉的同学。

他很少喝酒,几乎从来没来过酒吧,他很诧异,那个心里一直放不下的人,每每遇到困难时都还能感受到她的鼓励的人,为什么再见面,想过无数次的见面,如此平静。他甚至没在心底泛起巨大的涟漪,他想她心里同样也只有丝丝触动。或许,他应该感谢这样的平静。

但他还是不能释怀,因为他在这五年里倔强的活着,情绪里总有一种排解不净的委屈和发不出去的脾气搅在一起。他做的一切努力不都是想要找个机会证明给她看吗?

如果这段关系曾经是平等的,那为什么会因为“门当户对”而分开,如果这段关系现在是对等的,那为什么他还单身。他并没有再要一杯酒,他不想醉,因为他想在清醒时提醒自己,一切都在该发生的年纪发生了,一切都在改过去的年代过去了。

这称不上好,也称不上坏。因为他发现忽略过去真的很容易,就像他现在听人说话总是侧着左耳,打电话发信息只用右手,这些都已经成为习惯。而对一个人的愧疚与愤懑也会因为成了习惯而变得不再重要,不在认真。

所以,他的右耳与左手并没温差,因为都来自于同一个身体,也不用摆出一副“都是为了你才这样”的怨妇表情,现在,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自己,为了他自己!
众创客栈:glzckz
不嫌浪漫,不嫌有悲有喜有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