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她不和皇帝做爱的真实原因竟然是这个!!

学者方刚2018-06-03 06:03:50

 

定王台背后的性禁忌

 方刚

历朝文人后必去揽胜的一个地方,便是定王台。它为墨客所颂扬,诗文歌赋,吟唱不绝,以至有人把长沙称为定王城。

网查,今解放中路东侧的系古定王台旧址,其台基尚能觅到一片痕迹。图书馆后有一条老巷,今仍名“定王台”。长沙司法警官学院的杨老师,先陪我游了贾谊故居,然后用高德地图导航,显示定王台近在咫尺。我们便一路步行,便到了坡子街。据说这缓慢上升的坡路,正是通向定王台逐步升高的路径。但是,最终,在高德地图指示的“长沙图书馆”前,我们没有找到这个图书馆,自然也没有找到定王台的旧址。我们也没有时间再去寻找真相了。

虽然这未遇是一个遗憾。但有时,正是遗憾才提升了我们的渴望,提升了对那古迹的想象与期待。

定王台为之子刘发所建。说,定王的母亲唐姬原是程姬的侍者,有一次景帝召程姬,程姬不愿意,令侍者唐儿假扮成她的样子与景帝过夜。没想到一次就怀上了,生子取名。刘发因“母微无宠”,被封这个“卑湿贫国”作了王。

到长沙后,刘发非常挂念他的两个母亲程姬和唐姬,派人运米去长安孝敬母亲,再从长安运土回长沙,选择城东的高地筑台,以便时刻登台遥望。刘发死后,追谥为,故名定王台。从长安到长沙有1500多公里,运土恐怕不可能,但他筑台望母,张扬孝心,当无疑问。

刘发“政绩”不为一般人知晓,而他的六代孙东汉一朝之基业,有口皆碑。景帝的一夜情,使汉代基业多延续了200年。

2100多年间定王台也几经变迁,先是台废址存,后建定王庙,香火不绝。到了宋代,庙已废圮,又建长沙学宫。元明清各代,几毁几修,清末定王台改设为,是中国最早的。1912年秋到1913年春,毛泽东寄居在长沙新安巷试馆,天天步行到定王台图书馆看书。1938年图书馆毁于“大火”。1980年定王台旧址上建起了长沙市图书馆。

定王台一度是长沙除外仅可游览的景点,留下了很多诗词。便有《定王台》诗:“寂寞番君后,光华帝子来。千年馀故国,万事祗空台。”

今天的定王台,已几乎成为了市书市的代名词。一提及定王台,长沙市民都会想到坐落在建湘路和解放路交叉路口的定王台书市及湖南省。杨老师一路开车载我前行时,我也看到了路边的定王台书店的大字招牌。

定王台2100多年的历史,无论存废,就像一件永恒而可亲近的作品被人阅读,它所洋溢的人伦温情经久不散。

但是,上网读这段历史时,我一直有一个疑惑:为什么程姬不愿意和景帝一夜之欢呢?很多文章只提到“不愿意”。要知道,那个时代与帝王有一夜之欢是妃子们的最大梦想呀,程姬何以会将这机会拱手送给他人?

《史记》记载:“景帝召程姬,程姬有所辟,不愿进。”有所辟,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想回避。这千年等一回的好事降临到自己头上,程姬为什么要回避呢?《汉书》中找到了注释,“有所辟,谓月事。”也就是说,那天程姬来月经了。

汉朝规定,来月经的嫔妃需要在自己的脸上抹一种丹红,给皇帝安排侍寝的女官一见这丹红,就知道这嫔妃来了月经,不会再让她“侍寝”。但久在冷宫难免疏忽,程姬这次没有抹丹红,没想到就撞上皇帝临幸了。不抹丹红是欺君,接驾也是欺君,没办法,情急之下,程姬让与自己相貌相近的侍女唐与酒醉的景帝共寝。唐生子后,汉景帝刘启就把唐儿美眉也封为“姬”,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唐姬误会”。

所以,原来程姬回避的,《史记》中回避的,是月经!那以后,月经又有了一个新的词: “程姬之疾”。

总之,“月经”二字是不能提的。这又是为什么?

成书于春秋战国时代的《黄帝内经》也提到了月经,称之为月事。那时人们已观察到女人下体每月会规律性地出血,就像月亮定期有盈亏,因此称其为月经或月信。“经”和“信”都有按时、有规律的意思。所以,月经二字,本无“淫”意;经血本身,也不脏。

但是,在人类早期,男人被猛兽咬了流血,或者受伤流血,通常会死亡。但女人每个月流一次血,却不死,这在人们看来一定是非常神秘的事情。如果女人这时有话语权,月经肯定被推崇为神力。但不幸,这时男人更有话语权,而月经是女人有男人没有的,所以男人便将之定义为不祥的事物了。经血禁忌就这样来了。

古时,经期的女性要到村子外面独居,以免将晦气带给别人。部族间发生战争之前,如果有女人来月经,会被视为不祥之预兆。经血禁忌,对于厌女症的最终形成,一定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因为月经被污名了,所以“月经”二字被回避了。“程姬之疾”是古人太斯文的用词,今天的人们更多使用“倒霉了”、“大姨妈来了”、“老朋友来了”之类的。无论用词是否属于“倒霉”这样的负面词,回避本身就是负面的态度。为什么流鼻血可以直接叫流鼻血,不叫“二姨妈来了”?

顺便说一下“大姨妈”的来源,它也起源于汉朝。看来汉朝人真会给月经起外号。汉朝有个女子父母双亡,一直跟着自己的大姨妈生活。后来与一位书生定亲,婚前忍不住常偷偷见面。这在当时也是不和礼节的。两人卿卿我我的时候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有时大姨妈来了,女孩子听见脚步声就跟书生说:大姨妈来了。书生就赶紧躲起来,以免被女孩子的姨娘撞见。两人终于结婚,洞房花烛夜,女孩子却来月经了。月经来潮的日子是不能云雨之欢的,含蓄的古代女子不好直说。于是,她灵机一动,说道:大姨妈来了……此后,这种避讳的说法便这样慢慢传开了。

经血禁忌的一部分,便是经期性交禁忌。《礼记》有不可在月经来潮时行房的“月辰避夕”的观念。《玉房秘诀》中也有“月经之子兵亡”的话。冯梦龙收集的一首民谣《身上来》就提示了经期不能做爱:“年当悔,月当灾,撞着了情郎正遇巧身上来。郎做了巡检司门前个朱红棍,姐做了池里鲜鱼穿子腮。”直到今天,如果性交过程中女性来了月经,男人还会觉得很晦气,感觉投资要赔、股票要跌、出门要撞车……

现代社会,经期不能性交这个迷信神话被包裹了科学的外衣,大行其道。什么经期子宫粘膜容易破,容易感染细菌之类的。早有学者,甚至包括妇科专家指出,这些耸人听闻的论述是没有根据的,如果怕细菌感染戴个安全套就是了。而且,经期性交还有很多好处,包括减少痛经。

定王台这个展现“孝”字的遗址背后,藏着的是历史深处的经期性交禁忌……

 


作者介绍

方刚,性与性别研究专家,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联合国“联合起来制止针对妇女暴力运动”男性领导人网络成员,中国白丝带志愿者网络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