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宗福邦:慢工细活编大典

汉字学微刊2018-06-17 10:13:49

宗福邦专访:

慢工细活编大典




   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宗福邦已81岁高龄,但在学术道路上从未停息。自1975年以来,他甘坐冷板凳,一直从事集体性重大科研课题的研究工作。

  参与编撰《汉语大字典》

  宗福邦1936年出生于广州,1955年考入武汉大学。宗福邦对记者说,刚到武大时,他只会说广东话,只能靠笔谈和同学交流。过了两三个月后才稍稍能简单听说普通话。毕业时,令宗福邦意想不到的是,系主任让普通话不好的他教汉语。为了学习普通话,系里送他到北京的普通话语音研究班学习。在随后的教学过程中,宗福邦慢慢将自己的心得体会整理成文字。1964年,他发表了第一篇关于广东话的学术论文,随后在这方面提出的一些观点也被语言学家所采纳。

  参与编撰《汉语大字典》是宗福邦人生中很重要的一步,他作为《汉语大字典》编委、武汉大学编写组负责人,组织学者参与《汉语大字典》编写工作。“1975年,国家启动了一批大字典、词典的编撰工作。我有幸能投入到改变国家字典、词典落后局面的工作中,也很兴奋。”宗福邦对记者说,编写期间,他读了很多书,增长了见识、打开了视野,也增强了他的学术信念。

  确实,此后40多年,宗福邦将其主要学术精力投入一个接一个的大项目的编撰中,分别为《汉语大字典》《故训汇纂》《中华大典·音韵分典》《古音汇纂》等。

    严谨打磨《故训汇纂》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国家对古籍整理研究工作非常重视。教育部全国高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在全国建立了一批古籍研究所。1983年,宗福邦负责组建武汉大学古籍研究所。

  “武大中文系素有从事传统语言学典籍整理研究的学术传统。”宗福邦对记者说,为了发挥专长,他们在黄侃关于校补《经籍籑诂》的学术思想启迪下,1985年启动了教育部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重点项目《故训汇纂》的编纂工作。

  “宁可少一些,但要好一些。”这是宗福邦的学术信念。在资料搜集阶段,项目组全体成员花了5年多的时间,用手工方法,辑录了近70万张资料卡片。编写工作展开前夕,全体研究人员都投入到资料卡片的复核工作中,10多个人用近半年的时间,把其中近40万张用手抄笔录方式制作的选择式卡片按顺序核对原书,共查出6000多条错误。出于学术上的严谨,他们规定所有引用资料必须采自原书,不准转引第二手资料。“当《故训汇纂》有80多种引用书与《经籍籑诂》相重时,我们没有图省事直接从《经籍籑诂》转引,为此,项目组多付出了两年多的时间。”宗福邦说,这样做不仅避免了因转引第二手资料所必然会出现的各种讹误,还辑录了一大批《经籍籑诂》漏收的宝贵资料。

  2003年《故训汇纂》出版后,该书荣获第一届中国出版政府奖、第五届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一等奖、湖北省第五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不断接受新的挑战

  1994年,宗福邦着手国家重点出版规划项目和国家出版基金重点支持项目《中华大典·语言文字典》的编撰,担任《语言文字典》执行主编,兼《音韵分典》主编。宗福邦介绍,在编写中最大的困难在于不少古籍原本已佚,几百年间演变出不同的版本。为了查找资料,编撰人员辗转于北京、上海、武汉等地图书馆。项目组50位学者历经20年的不懈努力,《中华大典·语言文字典》于2014年6月全部出版。2016年10月以优秀的成绩正式通过国家出版基金管理办公室验收。

  《古音汇纂》于1998年作为教育部全国高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重大集体科研项目立项。1999年,宗福邦带领古籍所团队启动了《古音汇纂》的编撰工作。“语音系统几千年下来,不断演变。历代学者对前人的典籍作注解时,也给我们留下了一笔语音系统变化的材料。”宗福邦对记者说,《古音汇纂》就是通过历朝历代的典籍,收集、梳理每个汉字的音读及其变化的资料,供学者们研究其发展脉络。“《古音汇纂》目前已完成初稿,正在定稿阶段。”宗福邦对记者说,由于历时十几年,编撰过程中可能存在的各种问题现在都要逐一查找、解决。头绪纷繁,困难重重,正在苦战中。顺利的话,此书将于2018年出版。

    

消息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2017年2月28日


长按下方指纹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