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重磅】“六合”,到底应该怎么念?

六合旅游2018-02-12 22:17:11

“六合”,到底应该怎么念?
最近,隔三差五有网友给我们发来友情提醒:你们logo上的六合读音标错啦,应该lù合而不是liù合!我们也不得不一次次耐心回复:根据语言文字规范要求,现在统读为liù合啦时间长了,感觉有必要写篇文章解释一下,正本清源,告诉大家,作为地名,“六合”到底应该怎么念。


作为土生土长的六合人,我们从小就把自己的家乡念成“路合”(哦,对不起,可能应该是“录活”,嘻嘻)。为什么?方言呗!等上学后学拼音,老师就谆谆告诫:我们“六合”不念liù合,而念lù合。于是,“lù合”这个读音就在脑子里扎下了根。从此,只要遇到外地人来六合,都要好为人师、不厌其烦、津津有味地纠正其读音:六合的“六”不读liù,读lù!不相信,打开字典给你看。那时候的《新华字典》,“六”有两个读音,在lù的读音下单列一个词条:六合,地名,在江苏省。嘿,可不就是读lù合嘛!


工作后,有机会接触到《六合县志》,也就兴趣颇浓地考证了“六合”地名的由来。这一考证,却让我对“lù合”这个读音产生了疑惑。县志中云:六合古名棠邑,隋开皇四年(公元584年),因境内定山有寒山、狮子、石人、双鸡、芙蓉、妙高六峰环合,形胜奇特,通谓六合山。县因山名,于是更名“六合”,六合县名自此始。考证六合县名的原意,本是指定山“六峰环合”,此处的“六”,应作数字“六(liù)”解读,怎么会念成lù合呢?

带着疑惑请教专家,得到这么一条理由:六,作为地名时通读lù可就是这条理由,我始终查找不到出处。而且更加令人疑惑的是,全国各地带“六”的地名何止千万,为什么字典只列出“六安、六合”两个地名读lù?那么六盘山呢?六盘水呢?还有全国众多的六合路、六合乡、六合村、六合庄呢?台湾高雄还有个六合夜市呢,难不成也念lù?

又有专家言道,“六合”读lù是从方言。这就又带来一个问题,中国许多地方的方言都把“六”读成lù,为什么只有六安、六合要把音注成lù(更何况,如果从方言,“六合”可能要读成luo huo才对)?从语言文字规范角度来讲,方言读“lù”,普通话就应该读“liù”才对。


而且,还有个有趣的现象,对于大部分南京人来说,基本上都知道六合念“lù合”,然而对于外地人来说,却习惯说成“liù合”。为了证实这一点,南京晨报记者曾随机抽查采访了20位外地人,结果20人都称六合为“liù合”。其中,来自南通的姜先生希望能用普通话标注地名读音,这样更大众化、更便民。他说:“曾经路过六合,发现沿途交通指示牌上的“六合”的汉语拼音都是‘lu he’。我不是南京人,不知道这个读法是不是源于方言。不管怎么样,我认为地名都应该用普通话的念法来标注读音,以免让外地人不解。”


老家在安徽、目前在南京大学读书的邱浪也认为,取消“lu”音是好事,两个读音难免存在混淆。“如果确为‘lù 合’的话,是不是六合公交‘玉六线’也应按照地名统一读成“yù lù xiàn”呢。可是,我坐了多次玉六线,报站名时都读成liù。”


家住秦淮的吴女士的老家在河南,她则表示作为外地人并不能适应地方读音:“刚来南京那会儿都读liù 合,后来才知道应该读成lù 合,觉得怪怪的,到现在了也改不了口。”


而就在笔者的同事当中,也曾有从外地来六合报到,因听不懂驾驶员“lù合”的播报而差点误了班车,有到外地买家具差点被送到河南“漯河”的事情发生。


真是令人纠结的读音呀!

不过,以后这个问题可以不用再纠结了,因为国家权威机构已经给出了答案。2005年,在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修正稿第五版中,已取消了“六”作地名时“lù”的读音。这一更正,却一度引起热议,点赞者有之,拍砖者有之,一些六安、六合人还致信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愤怒指责其不该取消“六”字“lù”的读音。毕竟,读了这么多年了,这时候让我们改口,难呀!


然而,面对非议,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坚持了自己的立场。在2012年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中,“六”,依然没有lù的读音。而且,我们熟悉的《新华字典》,也把六“lù”的读音取消了。


为什么?语言文字学家给出了权威解答:六读liù,是普通话的正音,且与古音一脉相承。而lù音则是方言的遗存。作为正音标准的普通话,当然应该取正音而不是方言。据学者陈广忠考证,“六”的读音从古到今有个演变的过程。从官方韵书可知,唐代“六”只有一个读音:“入声,一屋,六,力竹反”,宋代则是“力竹切”,这时候的读音“六”,相当于今天的liuk。到了元代,“六”已归在“尤候韵”,去声,相当于今天的liù。从元代起,“六”的官方读音就已经是liù了。


然而,习惯一旦养成,想改口就不容易了。尽管字典中的“六” lù的读音已被取消近10年了,但至今网络上、媒体上还是争议不断。如果说安徽六安人反对取消lù的读音还言之有理(六安为古“录国”所在地),六合人则显得底气不足(皖西学院教授姚治中就认为,苏浙方言中读lù,被普通话规范是顺理成章的因为从六合的得名可知“六”的本义是数字“六”,说方言时念成lù无可厚非,注音或说普通话是念成lù,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毕竟,这是语言文字规范的要求,总得以字典为准吧!


所以,大家伙可记住了:按字典上的读音,六合就念liù合了!


【六合旅游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