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汉语词典

草木华垂貌2018-05-15 13:48:47

   自小至今,我只拥有过三本汉语字(词)典。  

  第一本是袖珍版的《新华字典》。约摸是1982年的时候,城里上班的二表哥下乡去看望父母和我们姐弟,正好碰上我段考(期中考试)语文成绩不错,表哥一高兴,奖励了我五毛钱。

  之所以有这个要求,是因为班上很多同学都有,那时候的同学们,对于借字典给别人一般比较谨慎,所以我一直渴望拥有一本属于我自己的字典。

  父母很支持我,又挤了五毛钱出来,帮我买了本袖珍版的《新华字典》(依稀记得那时的字典是一元钱左右,那时的肉似乎只有七毛五一斤)。

  受限于那时的家庭条件,家里是没有课外读物的,所以得到字典的我如获至宝,对它呵护备至、爱不释手。除了学习时用到外,很多个不需要帮忙干农活的假日,都是字典陪我度过的。当时通过字典做过许多无聊的事情:将字典里所有注明为姓氏的单字与复姓,分别抄录下来;把所有“王”字旁与玉有关的字逐一摘录;把所有“艹”头字整理成册;按省份把所有代表河流的字分类……记录这一切的并不是今天孩子们那般精美的笔记本,而是父亲和生产队其他长辈们抽完劣质卷烟之后的烟盒包装纸(那时劣质卷烟全是纸盒包装)。

  随着时间推移,我上了初中,《新华字典》渐渐的有些满员不了我的学习需求,尽管非常期盼有本词典,但是我依然坚持用着我的字典。进入高中,同班同学飞跃有本《现代汉语词典》,经常借来用,感觉对自己的语文学习帮助很大,但是实在不好意思一直向他借

  终于手上攒了十多块钱,厚着脸皮找父母又要了十块钱,就拉上死党程建去市区的新华书店买自己心仪已久的《现代汉语词典》(我们那小地方的新华书店里只有《新华字典》,没有词典)。那天我们运气很好,去到市区的第一个新华书店,就找到了我们想要的词典,刚好还剩最后两本。

  回到学校用了两天,我就发现自己的那本词典有个严重问题:在第一千多页的地方,少了几十页,另外有几十页却是重复的。真是个让人头疼的麻烦事啊!隔了个周末我又独自无奈的杀奔市区的新华书店,可是人家态度冷漠的告诉我:没有货了!没得换,也不能退!真是欲哭无泪!

  后来,我放弃了再找新华书店,选择了自己想办法解决这个麻烦问题,因为实在受不了新华书店工作人员的冷漠。我写了封信说明我的词典出现的异常情况并恳请给予帮助,并尝试着把信寄往北京王府井大街36号的商务印书馆,记得当时写的收件人是:馆长。

  至今我都依然很感激商务印书馆!信寄出一段时间后,我如愿收到了来自商务印书馆的手书信函,信中对于他们的工作失误给我带来的麻烦表示歉意,同时随信寄来了一些邮票,让我把装订出错的词典邮寄回北京……所以,经过一番折腾,我终于拥有了一本完美的《现代汉语词典》。

  随着我不断变换求学求生的地方,最初的《新华字典》也忘记去了哪里,后来买的许多书籍也是有借无还,当年商务印书馆给我的回函与其他近两千封书信以及几十本日记也在2001年被我付之一炬,而始终留在身边的就只有最后这本从北京邮寄过来的词典,虽有些破损,可这本27年前16.9元的书,却给了我许多美好的记忆与勉强过关的语文基础。


关注本公众号长按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