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今后用电也能讨价还价?

平顶山市天叶汉能薄膜光伏发电2018-06-13 12:00:40
点击上方「蓝色字」加入我们

2015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发布,新一轮电力市场化改革启动。在国家发改委等部门的推动下,“计划电”向“市场电”迈进的步伐不断加快。据了解,新一轮电改的思路是“管住中间,放开两头”,为什么这么改?具体怎么管?怎么放?



电网要成输电“高速路”


老百姓对电力的关注,往往集中在自家的电费账单上,但如果纵观电力供应的整个环节,就难免产生一些疑问。比如,清华大学能源互联网创新研究院副院长陈启鑫说的这个现象,就让人一时看不明白。


陈启鑫:“比如像北京的居民用户,每度电才四毛八分多,但是北京很多的燃气发电机组成本是六毛多钱,所以这个就是倒挂了,相当于电厂卖电比居民买电还贵。”


其实,电费之所以比发电成本还低,并不是发电厂吃了亏,而主要是因为电网的存在。我国电力存在交叉补贴制度,电网以每度八毛甚至一块多的价钱,把电卖给工商业企业,用于降低民用电价。


当初设计这样的制度,主要是作为一种惠民政策。不过现在,交叉补贴却成了一笔糊涂账,电网从工商业用户中多收了多少电费,又究竟有多少用在了补贴居民用电上,没有一个准确的数据。


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原所长刘树杰:“管网公司也算了,大家算的不太一样,因为算法不太一样。也是大致估算,没有精确的算法,因为我们没有做长期的负荷实测,而且电网管理的成本的分类也不是按照管制来分的。”


除了账目不清晰,根据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郑新业的观察,电网处于“天然垄断”的地位,还暴露出其它多个问题。


郑新业:“它第一个毛病叫膨胀资产,猛投资;第二个毛病就是猛增加人,三个人的活儿,五个人干;第三个毛病就是利益输送,比如说搞电网要想买设备,要到它指定的地方买设备,到它指定的队伍里找装修队伍,本来市场上三块钱的,给你要五块。”


对于这些问题,本轮新电改的思路是,对电网进行成本核算,再根据核算的结果,以类似于服务费的形式均摊到上网电价里,以这种方式管住电网,消除它操控电价的空间,让电价更加透明。按照这个思路,形象地说,今后输配电网就相当于“高速公路”,只要向电网交了过路费,就能畅通无阻。


刘树杰则指出,要管住电网,进行成本核算,最重要的就是管住电网的投资,否则,成本根本控制不住。


刘树杰:“因为对电价影响最大的因素是投资,电网的变动成本很小,大部分都是固定费用支出,而固定费用支出最重要的又是投资,投资形成资产,资产要收回,就形成了固定成本,而固定成本是输配电价最主要的组成部分。如果投资管不住,输配电价根本管不好。”


当然,也有人提出,能否允许社会自建电网,以这种方式规避目前电网的各种弊端。对此,郑新业认为不太现实,因为尽管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大电网的优势仍然很明显。


郑新业:“比如大山里面,像我老家很多地方,一年里就只有春节用电,其它时间都不在。它的变压器、线路、线损成本都收不回来。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它网大,这就相当于保险一样,东方不亮西方亮。比如现在你建个电厂,我搞个铝厂,看起来挺好,但是万一我倒了呢?如果是大网,这家企业不行,那家会行的。”

用电也能“讨价还价”


新一轮电改的思路中,“管住中间”,指的是管住电网,那“放开两头”又是什么意思呢?电力体制改革坚持的是市场化方向,这里的市场化究竟该怎么体现呢?


电力供应一般有四个环节,分别是发电、输电、配电和售电。在我国,后三个环节主要由电网负责。而发电环节,则主要由政府说了算,带有较浓的计划经济色彩,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郑新业认为,这导致发电厂效率不高。


郑新业:“效率不高体现在发电领域中,就是耗煤高的机组发电量大,耗煤低的机组发电量反而不大,这就是问题了。就是说你400克煤发一度电,我300克煤一度电,结果你每年发的小时数比我还多。这就是计划的毛病,咱们发电是搞计划。”


正因如此,才要进行电力市场化改革,在发电侧和售电侧实行市场开放准入,引入竞争,放开用户选择权,形成多买多卖的市场格局,价格由市场形成,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这也就是所谓的“放开两头”。


具体怎么放开?


清华大学能源互联网创新研究院副院长陈启鑫这样说:“发电侧就是首先发电厂的上网电价不再由政府核定了,而是由电厂自己去跟用户谈,去卖电,谈到什么价就是什么价,随行就市。用电侧就是用户不是只能从电网买电了,他可以直接跑到电厂去买电,也可以跟售电公司去买电。”


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原所长刘树杰表示,发电侧和售电侧的电力市场真正形成后,和其它各种商品的市场没有太大区别,这意味着老百姓的电力消费方式要发生较大变化。现在是没有选择的余地,就等着供电公司的人来查电表,今后则是像买菜一样,去电力市场买电,等市场发达了,讨价还价也不是不可以。


刘树杰:“首先,自主权、自由选择权大了,我可以在这买,也可以在那买。在过渡期,如果你不愿去选,还可以找原来的供电公司,它继续按照政府定价供给。将来真到一个完善的电力市场,那就自己去选,当然,不一定自己直接去发电厂那买,应该是通过一些售电商,到那时候就跟我们买别的东西一样。”


据了解,这样的改革已经在广东等地进行了试点,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用户可以和发电厂直接交易,这就压缩了中间环节的成本。同时,由于有了竞争,电价有一定程度的下降,服务也明显提升。


和其它市场体系一样,电力市场也要统一开放、竞争有序。在这方面,郑新业注意到一个不好的苗头,那就是由于地方保护的影响,电力市场可能会受地域的限制,形成封闭的格局。


郑新业:“咱们现在对它的改革是以省为单位的,建市场是以省为单位建的,这是改革最大的一个特征,也有潜在问题。省和省之间已经搞地区封锁了,宁要本省的火电,这么贵的电,不要外省的便宜电。像陕西不要四川的水电,不要甘肃的风电,黑龙江不要内蒙古的风电,‘诸侯经济’愈发明显了。”


显然,电力市场化改革还有不少难题亟待破解。陈启鑫认为,关键是要把电力交易和电力系统的其它环节结合起来,真正形成一个完整的市场。


陈启鑫:“电能这个商品本身就比较复杂,它不能储存,而且它的传输不是点对点的,所以它的交易行为会跟整个电力系统的运行、控制、调度,包括它的安全紧密结合。因此如何把这两个环节联系起来,做一个既能促进电能交易,又能保证电力系统安全的市场机制是比较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