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李燕 | 先倾听,再规则

爱和自由2018-02-20 22:32:59
先倾听,再规则



文 | 李 燕


随着一阵哭声,安老师抱进来满脸泪水的豆豆,“还有一个孩子在沙发上,你去把他抱进来。”安老师对我说。我迅速来到大厅,在沙发上找到了另一个孩子——冀博智。

“你和豆豆怎么了?”我问。他没有回答。

“来吧,老师带你到办公室和豆豆解决问题。”我说。

“我不去!”冀博智气鼓鼓地说。

“我们需要解决问题。”我抱起他准备到办公室去,他开始大哭,身体扭动,挣扎着,并试图用手拍打我。我腾出一只手,制止他的拍打,亲了亲他的脸并告诉他:“老师爱你,我会和你一起解决问题。”他怔了一下,停止了拍打,依旧大哭,身体挺着。

我们来到办公室,豆豆在安老师怀中已停止了哭泣,看到我抱着大哭的冀博智进来,豆豆有些不知所措。我抱着冀博智坐下来,他继续哭着,身体逐渐在我怀中柔软下来。过了一会儿,哭声停止了。

我看着冀博智说:“现在我们来解决问题,好吗?”没想到,他立刻跳离我的怀抱,如同受惊吓的小豹子,一下子退到了办公桌旁,又开始大哭。闻声而出的孙老师看着哭泣的冀博智,开始同他聊天,他逐渐安静下来,用戒备的目光看着我们。

    


上图作者:l六年级 李思桐 

北京海淀崛起实验学校  爱和自由教学基地


我接过安老师怀中的豆豆,开始问道:“豆豆,你能告诉老师刚才你和冀博智发生什么事了吗?”

豆豆点点头说:“我和他玩着呢,他就打我。”“你愿不愿意和冀博智解决问题?”我问。

豆豆又点点头。

我转向冀博智,向他伸出手说:“来吧,老师和你们一起解决问题。”他迟疑了一下,随后就将手交给了我,我将他也抱在我的怀中。

两个孩子面对面坐在我怀中,我说:“现在我们来解决问题。”

“我不解决了。”豆豆忽然变得紧张起来,在我怀中蹭着要下来,并不时回头张望。这时我发现,办公室的门口,不知何时已聚集了一大群实习老师(大概想见习一下如何解决这样的“突发事件”吧)。可能太多双眼睛的注视让豆豆紧张起来,我立即说:“这么多人看着你,你很紧张,是吗?”豆豆点点头。我转向门口的老师说:“你们这样看,豆豆有点紧张,请大家暂时离开,我们需要独自解决问题。”待大家离去后,豆豆又安静下来了。

我又说:“现在我们开始吧。”“冀博智,你告诉我刚才你们在沙发那儿发生什么事了?”

“我在那玩呢,豆豆就来了,我就推他了。”冀博智说。

我又转向豆豆问:“是这样吗?”

“我和他玩呢,他就打我。”豆豆认认真真地说。

“那是我搭的垫子。”冀博智气乎乎的说。

“你是想和他一起在沙发玩,是吗?”我继续面对豆豆,试着帮他理清思路。

“嗯。”

“你和冀博智说了,要和他一起玩了吗?”

“没有。”

 “你没有经过他同意就动了他搭得垫子,是吗?”

“嗯。”豆豆又点点头。

我转向冀博智,说:“你在沙发上玩,豆豆没有经过你同意就动了你搭得垫子,是这样吗?”

“嗯。”

“你就打他了,他就哭了,是吗?”

“嗯。”冀博智还是有点紧张地看着我,嘴里应答着。

“打人是粗野地行为。你告诉他,‘这是我搭得,没有我得同意,你不可以动。’我们要用语言解决问题。”

他看着我没有说话。

    


上图作者:二年级 吕语昊     下图作者:三年级 宗煦阳

北京海淀崛起实验学校  爱和自由教学基地


我转向豆豆说:“如果你想和他一起玩他搭得垫子,你需要经过他得同意。”

“嗯。”

“你需要向他道歉。”

“对不起。”

“不原谅。”

“对—不—起!”豆豆看着冀博智得眼睛又认真地说。

“原谅了。”

“你打豆豆了,你也需要向豆豆道歉。”

“对不起。”

“原谅了。”豆豆大方地说。

“这样解决可以了吗?”两个人同时点点头表示可以了。豆豆立刻从我的腿上滑了下来,离开了。

冀博智这时已完全放松了,倚在我怀中,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我继续抱着他,没有说话,陪伴着他。又过了好一会儿,他在我怀中挺了挺身子,扭头看了看我又开始啜泣。我感觉他需要一个比我更亲近的人呆在一起,于是我说:“我让石老师来陪你,好吗?”他立即点点头,停止了啜泣。一会儿,石老师来了,将他从我怀中接了过去,冀博智紧紧地依偎在石老师怀中,开始啜泣。石老师抱着他,没有说话,只是在他脸颊上亲了亲。此刻他们需要安静,我退出了办公室,关上了门。

  ◆   

上图作者:二年级 夏语涵     下图作者:三年二班 陈佳忆

北京海淀崛起实验学校  爱和自由教学基地


过程分析


在解决孩子纠纷时,首先需要倾听孩子叙述事件发生的全过程,这不仅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事件的原委,了解当时孩子内心的想法,同时还可以帮助孩子理清思路。在帮助孩子理清思路之后,孩子们自己就知道如何解决问题了。

倾听每个孩子讲述的过程,也是一个治疗的过程,通过叙述,孩子原来积压的不良情绪就会得以释放,就能够真实的面对问题了。

我们要给每个当事人讲述所发生事件的机会,这也就让孩子有机会了解别人对事情的感受和看法。在叙述的过程中说出自己的感受,体验自己的情绪,和倾听者情感产生共振,而倾听者不仅需要认同儿童的情绪,还要帮助儿童认同自己的情绪。继而去试着接纳理解别人的情绪。当然这是一门长久的功课,儿童在这一点上是需要成人的帮助的。(如果孩子每一次遇到问题都可以得到这样的帮助,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的他们至少在情绪的处理上是不会存在问题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待问题的,每一个人都是只知道自己的感受而无法了解别人的感受的。一旦接纳了自己,接纳了别人,我们的世界就会变得无限宽广。

解析人:李燕



 

推荐阅读:

粗俗粗野的行为不可以


安长喜 | 什么是规则?

什么是暴力?(父母教师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