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趣说宗与教(上)

草香庐2018-05-14 15:40:20
趣说宗与教

世界好像很小,缘分不可思议。

这一天,祥翁家里前脚后脚来了三拨共十多个客人,他们来自不同的城市,有趣的是他们之间竟有好几个人此前彼此认识,同一时空不期而遇,自然少不了一番感叹。


北京的阿莲,上海的阿红,深圳的阿春,一个开茶馆的,一个开素食馆的,另一个是办国学教育的,这三个地方都挂着祥翁的公益书画,他们各自的圈子很多人都读过祥翁的书。这些人可谓五湖四海,都是各行业的精英人物。


屋子有点挤,以往人多时,一般都是先来的客人主动告辞,让地方给后来的客人。可这天的三拨人彼此认识,又差不多同时到来,祥翁说大家挤着坐吧,这样倒好,反正一个人也是说话,一百个人也是说话,只是我这里简陋窄迫,有点对不住大家。


阿莲说: “祥翁的屋子实在太小了,其实我那里有许多人想见祥翁,我一直不敢轻易带人来,再说我们也不忍心祥翁接待受累,今天来的都是几个缘分特别大的。”阿红和阿春说他们的情况也是这样。


其实这些年来有好几个人发心想把祥翁的房子扩建一下,祥翁一直不同意。他既然选择了进山,就是想过一种比较安静淡然的生活,可是一个人命里有那么多缘分也是挡不住的。


祥翁也不是为了当什么隐士才进山居住,他只是不想张扬不喜喧闹而已。他和外界基本不主动联系,也不邀请招呼任何人,可一旦有人找上门来,他还是会热情接待,不让任何人感到冷落和难堪。他想人家千里百里寻到山里见自己一面,自然带着一腔至诚,自己何德何能,哪里有资格端架子呢?


可是这样一来,祥翁惨了,人多人少对他心态来说倒没有什么影响。可他的身体和嗓子吃不消,即使轻声细语地说话,也架不住每天好几个小时的车轮式会客,有两次光说话就累倒了。医生说耗气太重,需要静养。可这对于祥翁来说很难办到,有人出主意说前边安排人挡驾,来了人就说祥翁不在家。祥翁不同意,这不是打妄语么?犯戒条的。有人说规定统一会客时间,不在会客时间段来的一律不见,祥翁说我们算个什么东西?那么大的派头?还有人想把祥翁接走,到他们那里清闲几天,祥翁也不去,他躲进这么深的山里来还有这么多人找上门来,到哪里又能寻得个清净呢?哪个人身边都有一大拨人,其实只是换了个地方换了一批对象说话而已。轻易外出只会招来更多的人。

曾有两次,祥翁实在抵不住朋友的一再邀请,勉强外出说几句话,结果可倒好,人们都向他要联系方式,祥翁又不好意思拒绝,后来这些人都陆陆续续找到山里来了。因此祥翁一贯坚持不轻动的原则,决不攀缘多事,也不刻意拒绝。有时实在太累,也会在门上贴个纸条,说什么时间段不会客,可他知道没大用,人上门了,他还是要接待。当然来人都是满腔诚意的君子,一般都比较自觉,见了纸条,本来想多呆一会儿的都尽量早点告辞。


大家各自找位置坐下,济济一堂。祥婆进来给大家倒茶,阿莲说:“我来吧,这是我的专业。”祥翁笑道:“也是,阿莲是茶艺专家,可惜在我这里你的特长发挥不出来。”阿莲知道祥翁这里一切简单,不讲茶文化。祥翁的客人来自全国各地,各地名茶祥翁都有,可他就是没功夫讲究这些,修行办道,要的就是个简单朴素。再说,来祥翁这里的人都想充分利用宝贵时间听祥翁讲话,心思都不在品茶上。祥翁的茶壶很大,杯子也是很大众化的那种,阿莲一一为大家倒了茶,祥翁不喝茶,他这些年一直喝白开。


祥翁说: “大家不远千里来此看我,我很感动,只是我不知道能为大家贡献点什么。”阿春说:“祥翁就别客气了,我们大家都是向您请法来的。”祥翁就笑: “我这里哪里有什么法?我就是因为没法子才躲进这山里头喝凉水喘气的。你们都是能做大事的人,个个还都这么谦虚,这让我很惭愧。”阿春说: “应该惭愧的是我们,其实我们也很羡慕祥翁这种闲闲淡淡的生活,可我们毕竟是俗人,世间心放不下,还少不了折腾。我们身边的人,大多都信佛,也没少拜庙磕头,东跑西跑,可佛法毕竟太高深了,想修行,可总是抓不住个要点,因此我们只能做一些国学传播的基础工作,从比较浅显简单的儒家文化做起。”

祥翁说: “这就很好了,说实话,我们现在的人,真懂得做人的也不多,更不要说学佛了。可若说浅显和简单,其实佛法才是最浅显最简单的,世人学佛不上路,就是由于千心万心太复杂了。”


此时,阿红接上话,她说佛经很难懂,诵很多遍,也弄不清究竟说的是什么。


祥翁说,“其实释迦牟尼佛当年讲话是最朴实,最浅显,最大众化的,你看佛经里那么多故事,那么多譬喻,和咱们日常聊天有什么区别呢?可我们为什么会觉得高深呢?第一,佛经从梵语翻译成汉语,就有了第一层限制,表达力就会受一些影响;第二,翻译过来的经典又放了两千多年,我们自己的语言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就为我们今人的理解造成了一层更大的障碍。打个比方说,我写的书,大家公认最直白,最通俗,只要能识字的人都看得懂,是吧?咱假设一下,如果有人把我的书翻译成英文,还可能这么浅显易懂么?我那些诗歌还能保持这种韵味和节奏么?肯定很难,甚至根本不可能。


如果他们再把这种翻译过去的本子放他两千多年,不成天书才怪。甭说再放两千年,就是现在有个人把我的著作英译本再翻译成中文,我想恐怕连我自己也搞不清是谁写的书了。有许多简单浅显的东西就是这样复杂深奥起来的。”


阿红说:“是这样,我们现在有些人学佛多年,东弄弄,西弄弄,始终找不到个得力的门径,还有许多初学佛的人问我们,说佛法分那么多宗,那么多派,每个宗派都说他那个法门最殊胜,我们到底该学哪一宗哪一派呢?我们也说不上来。祥翁您今天能给我们开示一下,我们今天学佛学哪个宗派法门最合适么?”


祥翁说: “这个不一定,每个人根器不一样,机缘不一样,恐怕今天来的人各自的生活背景和文化背景也是不一样的,不能一概而论。既然你提到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又带有很大的普遍性,那咱们就来谈谈佛教各宗各派的特征和所适应的人群吧,或许对大家会有点参考作用。”

这个问题和在座的每个人都有关。因此,大家都希望祥翁能详细地谈一谈。


祥翁说: “佛教流派众多,八万四千法门,无非针对各种根基人群的方便施设,有多少种病就有多少种药。每一味药都是最灵验的,这是对特定病症来讲的; 每个法门都是最殊胜的,这是对于特定人群来讲的;宗教宗教,分宗而教。有人强调佛法不是宗教,主要是考虑世人对宗教有诸多误解,其实宗教这个词汇还真是从佛法中来的。佛法大致可归于两大类,一类属宗门,另一类属教下。


宗门讲究明心见性,以心传心,以当下之灵明觉性直接契入佛心祖意。宗是根本的意思,主旨的意思,故而有宗旨一词;宗又有归依、归向的意思。在《汉语大字典》中分明告诉,宗还特指佛教的派别,也指由同一本源所分出的流派,流派所出为宗。教下则是通过语言文字来阐述宗旨,通过教育的方法化导众生,使之归心达本,故而也称为宗旨的教育,这叫借教悟宗。宗门重行,讲究做功夫;教下重理,以言教为主,其根本的宗旨是一样的。然而宗门也不光做功夫,宗门很重见地,只是不执著语言文字而已。教下也不是光口头说说,也很讲行持。没有见地,没有理论指导的功夫,那叫盲修瞎练;没有功夫的支撑,光靠口头说教,那只能造就一批夸夸其谈的空头理论家,得不到真实受用,更不要说证道了生死了。”


祥翁接着说:“目前中国流行的佛教宗派,主要有禅宗、净土宗和密宗这三家。密宗原来分为唐密和藏密,后来唐密传到日本,产生一些变化,有了另外一个名称,叫东密,真正的唐密则逐渐失传了。如今人们所称的密宗主要指藏密,也称藏传佛教。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南传佛教,流行于缅甸、斯里兰卡等南亚国家,这种南传佛教更接近释迦牟尼佛最初所传的原始佛教,这种南传佛教近年来在中国也有一些传播。


这四种佛教宗派各有特色:禅宗简捷痛快,单刀直入,直接契入佛之本怀,生而无生,在世出世,大承担就是大解脱,生佛不二,轮回即涅槃,是最典型的大乘佛法。当然,真正的大乘在于发心。其它的宗派也不见得是小乘,只是禅宗的大乘特色更显著而已。如果你自认为有一定悟性,有承担精神,又不耐烦转弯抹角,喜欢直来直去,那你就学禅好了。


净土宗乃是佛陀当年悲悯末世众生障深慧浅,烦恼炽盛,而特别开示设立的一个特别方便法门。主张厌离此土,往生西方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先往生了再悟无生,然后再回入此土广度众生。净土宗主张自力和他力相应,学人以信愿行和念佛为自力,与阿弥陀佛接引的他力共同起作用,简便易行,只是一般人很难生起决定信。


如果你对自证自悟没有信心,而对阿弥陀佛大愿大能大慈大悲能生起真实的信心,你也适合学净土;如果你真切地感受到人生是苦,无所依靠,希望找到一个理想的去处,你适合学净土;如果你自知业障深重,地狱现前,没有能力和智慧自救,那你只能学净土;如果你是上根利智,能解得净土法门的微妙原理,能明了自他不二,往生即无生的微妙玄旨,那你更可以学净土,这种人念佛不仅可以往生,也可以开悟证无生。


藏密则是借助特定的仪轨和口诀,借助具格上师的直接指导和加持,通过结坛、持咒和观想作意等特殊的方式,和法界诸佛菩萨进行一种沟通和互动,从而达到现证涅槃、转凡成圣的效果。如果你具备虔信素质,不怕复杂不怕吃苦,而且有幸得遇真正有证量的活佛大善知识,且能拜为上师,依教奉行,勇猛精进,至死不离不弃,那你就是学密宗的好材料。

南传佛教则侧重个人的解脱,重视禅定与内观,如果你比较内向,对世间事物不感兴趣,喜欢实惠,乐修禅定与内观法门,又能得遇有关法缘教授师,你也可以修学南传佛教。


“至于教下嘛,其实现代的佛教,宗和教已密不可分,宗中有教,教中有宗,如今已经没有一个什么叫教下的专门宗派了。可是这样讲好像也不符合事实,像如今各地搞了那么多佛学院,尽管也是学禅学净学密,可大多侧重思辨和口头功夫,一个劲在那里读,在那里想,在那里论,在那里辩,大概这可以算是教下吧?如果你读书有瘾,喜欢动脑子,如果你嫌禅法没理路,没下手处,觉得西方极乐世界未必靠得住,看密宗行人太奇怪,看南传佛教太消极,却又对佛法教义感兴趣,那你就适合学教,多学点理论武装一下自己,弄几项文凭装点一下门面,可以成为一名法师或佛教学者,甚至可能成为佛教界的名流大腕,当个方丈住持或在佛协弄个位置;如果你道心坚固,不为八风所动,不被名利所转,能在高谈阔论的当下不失自我觉照,那也很可能借教悟宗,由思维修,入不二门,真正成为通教又通宗的法门龙象,荷担如来家业,大化天下,广度众生。

“如果我这样说大家还不十分清楚的话,我可以用譬如的办法再说一下。佛当年开悟时发现了什么?一句话就说明白了:‘奇哉,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著不能证得。’这就是说,众生是由于太复杂了才不能成佛的,只要能简单到家你就成佛了。


这就好比我们喝水,就我们的天性来说,本来喝凉水就很现成了,可是我们人类越来越复杂,越执著,先要把凉水烧开,认为这样干净,结果我们的胃功能开始退化,后来要加糖加醋加盐搞出各种味道来满足口腹之欲,我们身体内的酸碱生态就被破坏了,再后来我们又打妄想,要加入各种植物叶子果实以及各种名目的茶、果汁饮料和奇奇怪怪的化学合成营养水,这一来我们的身体机能就被彻底打乱了,于是各种病就产生了。我们想恢复最本初的状态,怎么办?这就要重归于简单。可是我们人类这种复杂的习性已经积累很久了,想简单还真不容易做到。


对于上上根机的人好办一些,就直接了当地告诉他,把那些五花八门的添加物丢开,直接喝凉水就可以了,这个人当下就明白了,放下了,直接喝凉水了,他的病就好了,这就相当于禅法。正所谓“狂心顿歇,歇即菩提”,“但尽凡情,别无圣解”。


可是人的智慧参差不齐,有些人不敢相信直接喝凉水就能治好病,他们迷信外在的力量,怎么办?


有的医生就埋一个管子,这一端弄一个很高级的水龙头,另一端直接通到山泉,然后告诉这些病人,不要喝那些五花八门的饮料,我这里有一种超级饮料,是最殊胜的饮料大王用不可思议神力输送过来的,你每天就喝这个就行了,这些人就生起大信心,转喝这种凉水,于是病也好了。这相当于净土念佛法门,这凉水就是那一句佛号,这埋设管道的就是释迦牟尼,这个未曾谋面被称作饮料大王的就是阿弥陀佛。


又有一种人喜欢神奇,追求灵验,平时被那些高价兜售神奇药水的术士蒙骗惯了,总认为最好的水一定最奇特、最昂贵,你卖便宜了他还不要。于是医生便把那凉白水用琉璃瓶装了,外边再包一层银,再包一层金,再包一层缎,再包一层锦,最外面还要镶嵌上各种宝石饰物,然后告诉这个病人,我这里有祖传的最秘密的、最神奇的、最高贵的甘露水,是世界还没生成时那个空王佛留下的,你必须以至诚心,倾其所有财富来换取,否则是得不到的。于是这个病人便倾其所有,定期来购买这种经过层层包装的凉水喝,结果病也好了,这就相当于密宗。


还有一种人,他们不像第一种人那样有一点就通的悟性,不像第二种人那么轻易相信外在力量,也不像第三种人那样崇异好奇、花大头钱。他们爱动脑子,凡事爱刨根问底弄个明白,对这种人医生就要受累了,要很耐心地和他讲道理,还要送许多资料供他研究,他要研究开水为什么不如凉水,要一一研究各种添加剂的化学成分,还要研究人的体质和水的关系,等等等等,总之研究不完的课题如果他幸运没有早死的话,经过长年累月的精勤研究,终于有一天搞清楚了种种添加剂的祸患,明白了简单的好处,由千心万心回头了,入了不二法门,改喝凉白水了,那他的病也好了,这相当于教下。怎么样这回听明白了吧

诸位听明白了吗?请看下篇


(本文选自《圣人不折腾》一书)

作者:赵文竹

出版时间:2011

出版社:中国时代经济出版社

内容简介:

真正有大智大慧的圣人都是对所谓事业不感兴趣的人,都是远离刻意和造作的天真烂漫的真人。真正的圣人都是无事人。何以见得?《圣人不折腾》列举几位我们熟悉的圣人,看看他们是否是这个样子。


配图为赵文竹先生山水画作品

文编辑:清  宁



点 击 阅 读--《圣人不折腾》相关文章



《圣人不折腾》-引子

-老子没有事

-庄子也没有事

-孔子起初也找事,后来没事了(上)

-孔子起初也有事,后来没事了(下)

-释迦牟尼三请才开口(上)

-释迦牟尼三请才开口(下)

谁折腾谁了

想脱俗的孩子(上篇)

想脱俗的孩子(中篇)

想脱俗的孩子(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