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一个文丨北鱼·艺文

楼主:北鱼白丁 时间:2021-09-08 12:05:23

    

艺文丨横议丨星枢丨础技丨扯淡


【北鱼说】


我没有看仔细。第9段第2句话,第一次看成了“心中对他的公众号北鱼充满敬意”,得意之至,剔着牙又看了一遍。

丘丘!

我去年买了表。




    咱们急速衰老的年轻人,还是要学习一个。

     去年夏天我住在东四,那堆胡同里厕所密度很大,然后猫猫狗狗在头顶跳来跳去,鸽子屎落在挡风玻璃上。

    东四七条和张自忠路的交叉口有家哈哈镜鸭脖。老板因为一直坐着玩天天酷跑,结果得了颈椎病,顾客进店,能看到一个歪头大汉,满脸欢笑站在冰柜和挂历之间。角落里的大喇叭用山东口音嚷嚷:“哈哈镜鸭脖,买一送一!“日夜往复,生生不息。

     游客从菜市口坐五号线往北,或是从王府井打老舍故居门口经过,一路逛到段祺瑞执政府旁,都不可避免地掉入哈哈镜鸭脖陷阱中。以至于买得了香,进了雍和宫,跪在菩萨座前,脑子里回荡的祈愿还是:

     “哈哈镜鸭脖,买一送一!“

       我每天就踩着这节拍上下班,日光之下,虽无新事,却也还没开始急速老去。

       后来我搬去天通苑,过了阵逍遥的日子,正赶上《饥饿》第六期付梓,卖得很好,洪尘简在朋友圈里红光满面,。苔原突然火了,我魔兽公会的会长和昌平按摩店的老板都关注了。有一天王江山问我要《香阵透长安》的稿子。大概过了半个月,她转给我214块钱。于是我利欲熏心,满脑子想靠在苔原上蹭打赏攒一个充气娃娃。我以为自己是搞文学的料,一鼓作气写了几个东西,都是些垃圾玩意,其中我最喜欢的是《黑箭》,可惜没有人看。

      我给乔北看《黑箭》,乔北看完说,嗯。

      我说好吧,心中对他的公众号北鱼充满恨意,心想什么辣鸡公号,打赏几十块钱,拿去撸个串都不敢点老雪。

     我这样写了半年,堆出一长串没写完楔子的故事,后来终于没攒够买充气娃娃的钱就出了国。

      转眼之间一年过去,我发现自己没什么文化——这也实在不是谦虚,寥寥数年走南闯北,二十好几的人了,土耳其首都在哪,坐便器几种坐法之类的,简直一窍不通。我接受自己从小垃圾变成老垃圾的事实,下班回家躲进外交公寓,吃完速食面就打飞机,然后躺在床上考虑自杀的事情。偶尔愤懑地想,你们这些傻逼为啥喜欢《香阵透长安》那个垃圾东西,你们为啥不喜欢《黑箭》!洪尘简问我,第七期《饥饿》寄到哪里。我盘算了半天,发现在那个南方国度已经没有地址可以用了。我把理想主义的那部分自己百分百带去了莫斯科,然后绞死在异国。他说那以后再说吧,这一期卖不动,大家兴致都在赵薇和咪蒙那头。世间逐渐不太平,到处都在爆炸,枪击,集会,呼喊,沉默,遗忘。

      听故事的人拂衣起身上路,平心静气讲故事的人零碎离开。

     

      我逢人便说,我废啦,我再也写不出像样的故事啦。 大家笑了笑,说几句车轱辘话然后走开了。

        莫斯科的天气通常不错,阳光嘘嘘坠落,城市的斜面贴在平原上,风来的时候,姑娘的裙子和塑料袋一并起舞,煞是好看。人们经历的日子比故事里还要苍白残忍,又不用担心过分修饰混淆了汁液,创作本是生活的赝品,所以这样蛮好。

       在北京的时候,有一天我终于被哈哈镜鸭脖惹恼了,进去买了几盒。发现还真买一送一,实在猝不及防。

      还好没有周黑鸭好吃。




艺文丨文以载道,艺以修身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