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一本旧词典

石城萧萧声2018-05-27 11:18:30


23



一本旧词典


作者: 土造坦克





  


家中写字台上,长年放着一本197812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这是当年我上大学后购买的第一本书,陪伴了我大学生活的朝朝暮暮。后来儿子也用,男孩子心粗,用得不仔细,还喜欢在上面胡写乱画,光是名字就在封面、侧脊上写了六七个。几十年的岁月,两代人的摩挲,它右上角的硬纸板已失去一块,一些纸页皱巴卷曲,而且脱离了装帧线,实在像个饱经苍桑步履踉跄的龙钟老人。

说起这本书,我有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79年我考上师范大学中文系,原先使用的《新华字典》不够用了,需要一本《现代汉语词典》。为此,我到书店看了几回,标价是5.5元。由于上大学之前,我曾插过队,工厂打过工,有一定的社会经历,知道这个价钱的份量,特别是对我这种境况人家的重量。几番犹豫后,我还是向父母开口说出想法。父母听了后,并没说话,我知道这让他们心里犯了难。

几天后,我从学校回家,家里变了样子。地上、床上和桌子上满是衣服,堆得像一座座小山。母亲佝偻着身躯在小山间往衣服上缀纽扣。屋里光线暗,她又舍不得开灯浪费电钱,手中的活几乎是粘在鼻尖进行。我立马明白了母亲在做什么,又是为了什么。这都与要买《现代汉语词典》有关系。

我内心隐隐作疼。母亲当时已经退休,把原来工作的服装厂的活揽来家,也就是通常说的外加工,无非是想挣些加工钱。那时工厂衣服缀扣虽然已有机器,但对缀扣眼朝下的或者双面按扣仍需要手工完成。这种活工序繁顼,一只纽扣要每线两结,每孔三针,每扣四绕。虽然要求极高,但工钱却少得可怜,按照纽扣数计件大体是每缀一粒一厘钱。所以,除非等米下锅没办法,一般人家是不会承揽的。况且,我还知道母亲年轻时在老家农村背负姐姐插秧割稻,落下腰间盘突出的毛病不能久坐,经常犯起来疼得额头汗珠黄豆似的。我既羞又愧,为伸手要钱恨不能扇自己嘴巴。

母亲对我激烈反对表现得十分淡然,将手中的针在头发上划了几下,笑吟吟地问,难道还有更好的法子?我说,我读师范每个月有8块钱伙食费,每天少吃一顿不碍事,几个月就能省出来。母亲听了我这样一说,情绪激动起来,大骂,你作死呀!读书本来就费脑子,不好好吃饭弄垮身子,这书还有怎么念头?母亲是个性情平和的人,话也不多。她这天发了火,嘴巴也变得絮絮叨叨。

第二天晚上,我在学校阶梯教室看书,同宿舍的学生领着母亲找到我。母亲将两手在衣襟上擦了擦,小心翼翼地从蓝布袋里捧出崭新的《现代汉语词典》,边递给我边急切地询问,中午吃了么?晚上吃了么?我没回答,问她钱从哪里来的。她告诉是先向别人挪借,估计几个月后用加工费就能还上。

送母亲走出校园的路上,秋风带着寒意一阵阵袭来,将母亲花白的头发高高扬起。她仍掂记和唠叨我吃饭问题,说人是铁饭是钢,光有知识没有好身体也是废物,说得没完没了。我却一门心思在算账,一粒纽扣一厘钱,十粒是一分钱,一百粒是一角钱,一千粒是一块,这本《现代汉语词典》需要母亲一针一线缀上5500粒纽扣。

编者按:谨以坦克此篇<一本旧词典>,代表"石城潇潇声"公众号,献给所有的母亲,祝她们母亲节快乐!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

查阅其他文章

欢迎转发

欢迎投稿

224259199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