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用编纂《新华字典》的“万吨专注”,做原创设计师

ACFHOME2018-04-17 14:39:47

一股不耐烦的气息弥漫在公园的长凳周围,树叶莎莎,凌乱散落一地。。。


“不同的书店摆放我们出版的刊物,为了能让他们愉快地销售我们的产品,需要时刻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问题,这难道不是销售员应该铭记于心的吗?你明白吗?名字是......马缔光也?”

“是的,我叫马缔光也”

“真是认真啊,不论你是认真,天然,还是死脑筋,总而言之要读懂空气,察言观色!”

“空气”

“啊,怎么了?”

“西岗先生说的读『空气』的『空气』并不是指呼吸,而是在表达特定场合下某种特殊氛围的『空气』吧?”

“啊?”

“对了,还有『空气很沉重』这种表达方式,内心不舒坦,想逃离这种氛围的感觉。”

 

话音未落,西冈转身拎起包

“我现在恰好这种感觉,加油吧。。。”

这是动画《编舟记》开场男主马缔光也在被编辑部同事西冈正志“谆谆教导”。

此时的马缔光也是出版社玄武书房的一名销售,而且是一名不怎么样,有点愣头青的销售。不过瑕不掩瑜,还是被玄武书房的老牌编辑荒木发现,然后迫不及待的将他归入中型国语辞典《大渡海》刊行计划中。而马缔光也身上的种种特质好像正是为编纂所预备的,甚至可以认为是上帝为他能专心编纂而剪去了枯枝、弱枝、或是多余杂枝。

 

因此,他的身体中看似供给着两个人

一个是木讷、偏执、不善言辞、不懂人情世故的普通人;一个是嗜书、热情、思如涌泉、只知编写字典的编舟人。

动画《编舟记》改编自日本小说家三浦紫苑原作的同名小说,“将联系人与人的——言语编织起来”。即便过于冷门、小众,但在文墨癖好者那里却激起了层层波澜,习惯于把马缔光也之辈归为【那些隐秘而伟大的人物】他们不偏不倚的勾起了人们的对“工匠精神”的崇拜与向往,对执着与坚持的渴望!

 

这里不得不提到中国第一部现代汉语字典《新华字典》的编纂。在新中国刚刚解放,特殊的政治大背景下,白话文已经普及全国,但缺乏标准系统的语文工具书,这对于语文教学、国民语言文学素养的提升都是极大地阻力。


1948年秋,语言文学家魏建功先生,萌发了编纂语文工具书的想法。曾先后辞去北大中文系主任、北大副校长等的职务,成立“新华辞书社”,在出版总署副署长的叶圣陶先生的支持下,几乎将所有的精力投入至编纂字典中。所幸的是到1953年,中国第一部现代汉语字典--《新华字典》终于面世。魏建功先生因此也被誉为新华字典之父,新华字典编纂第一人。

魏建功先生和语言打了一辈子的交道,他极其热爱语言,敏感于语言,执着于语言,一生专注于语言。曾经担任台湾省国语推行委员会主任委员兼台湾大学中文系特约教授时,迫使日本人殖民统治50年强制推行的日文日语的影响,从台湾语言中彻底清除,将国语重新推至台湾官方语言的正统地位。

 

曾经因思想见解不同还被鲁迅先生骂过,担任教授、副校长、政治职务等等,甚至经历过历史的“短暂蹂躏”,都无法阻止他对语言、音韵的痴爱与不离不弃。

 

比起三心二意,时间更喜欢和专注的人待在一起。他们给时代留下了不朽的万世之作,时代给了他们价值不菲的人生。

之前火遍设计界的“工匠精神”大抵不过如此。应该说,这样的热爱与坚持正是一名好设计师必备的天然特质。对产品何等的精雕细琢,必然逃不过【一生专注】


acf:home设计师对家具细节的苛求▼


卷阿书柜



和衣衣架



齐眉条案


思想纯粹、不惨杂质是属于设计师们的“天才片段”。唯有关乎设计,才足以让他们唇枪舌战、滔滔不绝。擅长将安静与奔放“玩弄”于股掌,优雅与野蛮中游离,抽象与现实间徘徊,用一生专注支撑起变幻莫测的设计。


acf:home原创设计,纸间的想象


落踏鞋柜▼



弗兰克柜▼



俏花枝沙发▼



风之翼餐桌▼



风之翼书桌▼



追求设计,专注如马缔光也,想必每一件家具都会令人爱不释手!


*文中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完>


acf:home

简而不空·奢而不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