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从三生三世扑街到战狼2一路飘红,当我们在说抵制抄袭的时候, 我们真正在说什么?

楼主:宜兴掌上通 时间:2018-06-20 05:39:56


当我们在说抵制抄袭的时候,

我们真正在说什么?


如果后世有人写史书纪年,那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元2017年应该是“反抄袭”史上的一个重要节点。


上半年在毁誉参半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电视剧侥幸完成放映,至八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电影版上映短短几天舆论沸沸扬扬,从剧本原著抄袭,到演员粉丝不满排片大规模组织“锁场”线下影院被迫“反锁场”,被曝出电影宣传海报抄袭,再到同款手游宣传曲抄袭《魔道祖师》小说同人歌。

八月九号九寨沟地震大家齐心协力抗震救灾的时候,《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原著”作者唐七公子在新浪微博发出了一条tag为#三生没抄袭#的长微博,其所在的工作室直接被抄袭的@大风刮过 拿着一个毫无法律效力的鉴定,要求大风刮过回应,表示愿意为大风刮过提供代理费、律师费只要对方起诉。

唐七自出书后处处挑衅大风刮过,邀请其作序,表示此书是向大风刮过致敬。而这次可谓变本加厉、令人发指、无耻至极。


抄袭者咄咄逼人的市侩嘴脸暴露无遗,尽管有许多人指责唐七此番行径恶劣至极,但是仍然有许多水军刷屏力争唐七没有抄袭。双方就微博为战场展开唇枪舌剑。


值此争锋之际,匪我思存连发数条微博声援反抄袭大军,直指另外一位大IP流潋紫《后宫甄嬛传》抄袭旧作《冷月如霜》而自己碍于中国版权官司难打忍气吞声,今日忍无可忍,

那年微雨杏花,或许从一开始,就是抄的。


一时间微博风向从唐七《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抄袭大风刮过《桃花债》,演变众人声讨成了抄袭,从流潋紫《后宫甄嬛传》抄袭匪我思存《冷月如霜》,再到潇湘冬儿《特工王妃(楚乔传)》抄袭萧如瑟《斛珠夫人》重回视线,秦简《庶女有毒(锦绣未央)》被拉出来鞭尸,隔着屏幕,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像是薄云淡月愁永昼忽然云销雨霁的清朗,

像是经年沉疴痼疾终于被剖开毒脓刮骨疗毒,

像是披着人皮伪善多年没的畜生终于被人扒下脸皮原型无处逃遁。



还在上半年的时候经常能看到这样的言论:抄袭怎么了,人家能抄出水平抄出名,那是人家的本事!你现在说这个就是眼红人家红了,来蹭热度!我只喜欢演员,这个剧本的锅不归我们演员。再说了抄你是看得起你!你这一字一句哪一个字是新华字典上没有的?哪一句是放眼天下不带重的?说我们家抄你,我还说你们家抄了《新华字典》呢!


抄袭者、抄袭者的粉丝竟能嚣张至此。而原创者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我看过不止一位才华横溢的作者因为被抄袭委顿,甚至封笔的。我知一位才华横溢的词作的词被人肢解重组后重新凑成一首词,而那首词现在在热门榜久居不下,能撕吗?不能。


过度的肢解重组哪怕在同样的语境,一个甘愿平庸,一个不解平庸,一个望你神色冰冻,一个一眼就解冻,

差的多吗?不多。


神似吗?似。


能撕吗?不能。


撕起来成本完全大于收益,词作结风挂九千岁抄袭结果呢?被九千岁挂在空间里冷嘲热讽就算了。


九千岁的粉丝人肉到了结风的手机号码,结风个人隐私完全泄露,而学法的告诉她哪怕报警,对方是未成年制裁不到什么,而结风仍然陷在了无穷无尽的骚扰之中。


结风在《抄抄》里有一句歌词特别写实:我亦奇君买卖无本,窃我三文窃邻三文西凑东拼,时势造你沐猴一尊。


天下文章,负尽文人


今日中国原创,尽应此句,从新浪博主@八卦我实在是太CJ了 点名李亚玲《国色天香》全盘抄袭风弄《不能动》结果被李亚玲状告侵犯名誉,被迫赔款公开道歉开始。


中国原创进入了一种不可说的状态,电视里放的大IP一半是抄袭,而主流言论对此更是忌讳莫深。


为什么?

鲁迅先生小说《孔乙己》里有这样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片段: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何家的书,吊着打。"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


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


只要是能写一两篇穷酸文章的人都会遇上这种事,念书的时候,同学之间用你两句句子那是看得起你,别人写的还未必看得上,那是你的荣幸。


当然啦,人活得久什么事情都会遇上,你写好了文章搁在那里还会有鼠辈恬不知耻的冒名顶替。


天下文章一大抄,老祖宗说过的,你也是文章,我也是文章,我的文章抄你的文章,难道还不是文章了?!


要是有什么灵感po在微博上,还会有人照搬了去,用拾来的牙慧写出一两篇文章,做出一两件东西,美其名曰心有灵犀撞了脑洞。


文章这种事情哪里是一句两句说的清楚的,流水账铺陈开前世今生恩怨三千,遣词造句、文风语态、故事大纲、情节转折,哪一个都不好解释。现在还有个说法叫融梗,这次梁羽生和金庸这些大佬们也没有能够幸免,一次性被喷了个体无完肤。


当我们在说抵制抄袭的时候,

我们真正在说什么?


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的,那就蜷伏于墙角。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曼德拉


八月电影用票房为文创市场正名,终于让那些财大气粗的投资商知道了,哪怕包装的再华丽的屎,他的本质还是一坨狗屎,观众明知道是狗屎,不会为了试试狗屎好不好吃,而去尝一口告诉别人是的真的是狗屎,不好吃的狗屎。



不被看好的《战狼2》成绩一路飘红从保底的10亿一路高唱凯歌到50亿刷新中国票房记录,而同期被寄予厚望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开播以来负面消息不断终于在5亿这个档口止步不前。这无异于给被资本市场控制已久的电影市场一记响亮的耳光,不被投资商看好的影片终于像一匹黑马杀出重围。

粉丝效应再如何有影响力,流量小生小花的加持也好,上亿的铺天盖地的宣发也好,烂片终究是扶不起烂泥上墙。


哪怕是众筹来的电影《二十二》票房也以超高的上座率向世人证明了,中国观众不是一堆华丽的狗屎就能糊弄的。



明知道原著种子是抄袭的、偷窃来的,再美丽的园丁,再肥沃的土地,在这样根源上生长出来的花朵,想来也是丑陋不堪,所幸这个世界没有辜负辛勤劳作的人,也没有辜负任何一颗美丽的种子。


当我们在说抵制抄袭的时候,

我们真正在说什么?


在波士顿的犹太人死难纪念碑前有这么一段话:当纳粹来抓共产党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当他们来抓犹太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来抓贸易工会主义者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贸易工会主义者;当他们来抓天主教徒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是新教徒;当他们来抓我时,已无人替我说话了。


曾经看到这样一句话:你觉得抄袭面目不可憎,只是因为她还没有抄袭到你的头上。假以时日,你的文章、你的设计、你的画作、你的灵魂被人抄袭,被人冒名顶替,到那时如果你还保持理智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是的呀,每一个人都是濒临灭绝的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在承受生命每分每秒的流逝,感受上一刻自己的悔恨、喜悦、遗憾、幸福,但是有人画了我们的皮相,东拼七凑又揉作一个我们,和旁人轻描淡写的诉说着我们的喜怒哀乐。


如何不恨?恨不得于众人前撕破她那从东邻抄来的一分腼腆,从西邻借来的三分豁达,从南街偷来的五分美貌,从北市骗来的七分才情,教这天下人看看这华丽的皮面下是一颗多么丑陋的人心,一个具散发着多么朽烂气味的枯骨。


更何况当今社会抄袭者横行,被抄袭者却不堪其扰,假如在这样的时候还是没有人站出来说:是的我们要抵制抄袭这样的话。那么抄袭者早晚会抄到你的头上,为什么?


因为抄袭是无本买卖,拿着别人的东西坐地起价,没市场?换一个抄。


到那个时候,没有人会再愿意写原创,抄袭一本万利何乐不为?


到那个时候,你看到的所有电影电视剧演着你能背出的剧情,演员们一水的宛宛类卿。


到那个时候,你用着功能与四五年前没有差别的新手机,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开发更新。


时间似乎就着这样停住了,商场再也不存什么新款衣服,各个大牌小牌的衣服鞋帽都像姐妹装;大街上来来往往的那些人的容貌也眼熟的很。


直到你看到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人,她说:我看你挺有个性的就打扮成了你的模样,你可别生气呀。别说,你的样子还挺受欢迎的,你的朋友们都夸我脾气性格比你更好呢!


匪我思存在怒怼抄袭脑残粉的时候发了一篇文章,《今日踩原创,从匪我思存开始》


“要流泪要流血甚至要牺牲,那么,从我开始”笔下千钧豪气,直指抄袭者,大快人心。

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

有之,请自嗣同始!

——谭嗣同


她说:最后,借用我一位朋友的话,当时她作为受害者,在面对枪林弹雨的时候,被人质疑她维权动机的时候,她说,我要这世上每一个抄抄,都被迫坐在印厂里,一笔笔涂掉不属于她的每一个字。

我也希望如此。

愿原创盛大,辉煌,持久。


我们面对抄袭是为了维护原创,每一句都有作者倾注的心血,每一字都有作者赋予的灵魂,而这些恰恰是抄袭者没有的。


可笑世人只知唐七,不知大风。


我希望每个原创者都能够名利双收,都赚得锅满瓢满的,这样面对那些咄咄逼人的抄袭者他们才有能力、才有手段,与之一战。


在中国,抵制抄袭道阻且长,可是明知不可为就不为吗?


假以时日,积薪厝火,殃及池鱼时只怕为时已晚。


抵制抄袭,早已不是事不关己的泛泛之谈。


安身立命,抵制抄袭,从你我做起。

Had I not seen the Sun

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But Light a newer Wilderness

My Wilderness has made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