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引发文化思考

楼主:智恩教育中心 时间:2018-06-19 16:40:31

        由中央电视台和国家语委联合主办的大型电视文化节目“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播出以来,引发了关注热潮,以很高的收视率,为这个以严肃题材创造了流行文化消费奇迹的节目画上了完美句号。节目除了为流行文化产品竞争带来了种种启示之外,也引发了学术界对语言文字现状与未来走势的思考。为此,本报记者走访了诸多语言研究专家,从学术角度考量这一文化现象。

  汉字书写能力退化之忧

  尽管总导演关正文一直在强调,节目的创意初衷并不是因为出现了所谓的“汉字危机”,也绝不是要扮演在键盘中拯救汉字的英雄,汉字书写能力还谈不上危机,然而记者在走访中却发现,大多数语言专家还是对目前汉字书写能力的退化忧心忡忡。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学部委员江蓝生告诉记者:“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对外语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的理解发生了一些扭曲。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对汉语,对中国历史、中国文化的忽视和轻视。”在他看来,“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之所以影响巨大,是因为其创意有着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国家语委的一项调查显示:65%以上的大学生将超过四分之一的时间用在了外语的学习上。一些博士生导师也反映:能写出文从字顺、逻辑清通论文的硕士、博士并不多,更别提错别字问题了。

  对于这种状况,南京师范大学教授、汉语言文学博士后郦波的反应更加激烈:“我个人认为危机已经来了。从新文化运动以来有好几次汉字危机,我觉得都是技术层面的,不是根本问题。因为从语言学角度来讲,影响语言文化发展最关键的是民族生存状态。我们现在键盘录入和语音录入使得大家提笔忘字,其实是对母语情感的淡化。世界历史上所有文明的衰亡都伴随着她们文字的消亡,伴随着对母语情感的淡化,这是文化层面的危机。它短时间可能体现不出来,但是放在几十年甚至一两百年的时间里,它的弊端可以体现出来。所以在这个历史的当口,我觉得做‘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是有意义的,不管后面路有多么艰难,我们相信一句话:这种事我们不做谁来做?现在不做何时做?”

  “修复”能力退化必须创新路径

  随着“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节目的进行,“汉字”成了今年夏天最热门的词汇之一,从媒体广泛而热烈的反应也不难看出汉字书写能力问题的严重性。汉字书写能力退化的原因何在,如何有效应对?语言学家、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陆俭明说:“我们习惯了用键盘打字,手写的几率势必就会相对减少,这就出现了提笔忘字的情况。但是二十一世纪是一个信息时代,电脑、网络、数码的使用是一个潮流,而且还要进一步发展,不可逆转。”北京语言大学党委书记李宇明教授对这一进程持开明态度:“信息化时代一定会让我们民族的文化焕发青春,我们不能够因噎废食。以后提笔忘字的现象恐怕会越来越多,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看到。由于信息化时代的特点,我们认的字以后可能会多一些,但会写的字却越来越少。这个情况在日本已经出现了。”

  这似乎是一个两难的境遇。总导演关正文认为,用传统思维解决汉字书写能力退化问题一定无解,你不应该也不可能限制一个民族尽情享受人类科技进步、文明进步的成果,你甚至都不能呼吁大家减少使用新的书写工具。而且书写工具只会变得越来越便捷,你现在敲一个字,电脑可以联想提供几个词语的选择,将来一定可以提供更多词语甚至短句的选择,也许十年之后你就不必再敲击键盘,只要出声甚至只要想到一个字,剩下的事电脑就给你办了。要让我们的民族保持汉字手写能力,就必须有创新的方式。“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希望成为这种创新的一种尝试。如果五十年之后它还有今天这样的影响力,那时候它就是每年一度的全民亲近汉字的节日,而不仅仅是一个节目。

  在中央电视台副总编辑李挺看来,这种创新的求解,本身也是民族文化的必然表现:“这说明我们的汉字,我们的中华文明,有着良好的、健康的基因。‘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所引发的效应,是我们文化的自信,也是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汉字书写在现实境遇面前具有强大的自我修复功能的体现。正是这种健康的基因使中华文明可以克服各种困难,始终保持进步和先进性。”

  《通用规范汉字表》研制组组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宁说,一个社会的文化诉求是我们能写好字的关键。搞“两弹一星”的专家,他们搞一辈子科技,也能写得一手好字,没有提笔忘字。我们的社会要有文化诉求,要有文化素养,大家要热爱自己的文化,让这种文化修养、文化诉求走到全民层面上是写好汉字的关键。

   

我们还能像祖先那样敬畏文字吗

  在江蓝生看来,书写首先是一个对待汉字的态度问题。“技术化时代电脑和手机成了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阅读和书写的工具,电子阅读正在日益取代纸质图书的阅读。其结果就是浅阅读、快餐文化的兴起。中国古代有一句话,叫‘敬惜字纸’,是说如果这张纸上有汉字,是不可以被随意扔掉、不能拿来做别的事情的。这种对于汉字、对于自己母语的敬畏尊重的传统,我们现在到哪去找?相反,一些人随意拿汉字、汉语调侃、戏谑,解构汉语的语法规则,歪曲一些字的形音义,这种现象非常的普遍。长此下去,作为母语的汉字本体就会发生蜕化和异化,它反过来又会侵蚀我们的精神和文化。”

  郦波强调了书写与中华民族文化精神的关系:“汉字是独一无二的表意文字,它有一种整固性。整固的特点表现在精神层面。中国文化讲外圆内方,天圆地方,方是指什么?内在精神的坚持。写方块字的时候,自我精神的重塑达到一个层次。古代科举考试,要看字写得漂不漂亮。中国古代文人的修身,尤其在精神层面上很多是通过书写进行的。”

  手写能力对汉字具有特别的意义,对此,王宁给出了非常生动的解释:“汉字有这么个特点,你光看着它,它没有亲和力。你只有自己动手写它才有亲和力。你一写字,它就到你身边来了。”“作为一个老年受众,我看这个节目就高兴得不得了。我不是去看字。而是看写字、看孩子,看孩子跟看写字这两个都很可爱。孩子们写字不光是写字,他是在动脑子。他会写错,但是他的错有他的思想在里头,他已经懂得形声字的字旁有类别。对汉字他开始有不同的考虑,虽然可能写错,可是汉字的理念是正确的。所以我觉得这些孩子们很可爱,这个节目不只是让大家认几个字,而是让大家对汉字有感觉。汉字已经成了大人的老师,看孩子们优秀的表现是内心里的一种高级娱乐,当你会写的时候这种愉悦性就更大了。在这个节目中,艺术性和科学性同时得到了体现。”

  更重要的意义是文化传承

  关正文坦言,在“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所收到的各种反馈中,最让他困惑的是很多人对题目难度的质疑。“很多所谓的意见领袖批评我们的题目选词冷僻,认为应该考常用词。听上去这种意见似乎很正确,但经不起推敲。一个语言之所以优秀、优美,恰恰体现在其对微妙差异丰富准确的表达能力上。相近语义的词汇量越大,语言的能力才越强。一个英国农民一生可能仅需要800个单词就够了,这是语言能力退化的表现,而不是语言效率提高的标志。强调将汉字书写能力局限在常用词范围,是快餐文化价值观的折射,而词汇在常用语之外的宽度,才是形成美感的源泉。”

  社科院语言研究所所长、本次“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裁判长刘丹青先生说:“大会从选词、命题到读词、解释、评判,一直到嘉宾的评说讲解,这些都是建立在语言文字学专业的基础之上,有很扎实的专业基础,使得这个节目能够在传承、传播规范汉字方面,起到非常好的作用。这是它理性的力量。”

  王宁认同了这一基本判断:“这个节目开播以来所出的题目我个人是挺欣赏的。咱们要先把小孩子引导到‘喜欢写’这个层面上。你看他写对了以后是很高兴的,‘荦’字能写出来我都非常吃惊。这说明他对汉字有亲和力。还有很多科技名词我也认同,因为汉字的书写每个学科的老师都要管。现场有评论,讲点道理他就记住了。”相比之下,王宁倒是担心将来持续举办,如果光找难字就出不来题了。“小孩子的记性特别好。如果能够进入大赛,他们能够把一本字典背一半。不可能完全不去背,因为孩子记性太好了。”

  在谈到题目难度时,郦波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提笔忘字的不是正在比赛的孩子而是成年人。孩子在中学生阶段必须延展汉字的难度,说难的大多是成年人。做这件事情不光是为了书写,后面还有更重要的使命是传承。有些词写起来很生僻,但是它是重要的历史文化传承的内容,这种词在听写的过程中,旁边有文化专家进行解读,这就是文化传承,这是书写背后更深刻的价值和内涵,也是这个节目最重要的出发点和归宿所在。所以所谓的生僻字、难字是大家的误解,没有完全理解设计者的初衷。

  北师大附中特级语文教师邓虹说,其实有好多词,社会上有很多人觉得难,可我们中学老师觉得并不难。比如说“荦荦大端”,高三复习中,成语里必有这个词,只不过很多成年人不知道罢了。

  很多专家也指出了目前汉字听写大会题库改进的方向。王宁教授说:现在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考虑“字”的难度多,考虑“词”的难度还不够。有的时候,一个很容易的字放到词里会变难;有时候这个词非常难,但写出来的字却很简单。这个节目不要助长小孩去死背,要让他们背完后能理解。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安徽大学教授黄德宽建议,听写大会的考题,难度字应该更多关注需要当代青少年和国民应该记住的对历史文化、历史事件的记载词语,提醒大家对这些文化现象的关注。现在我们《通用规范汉字表》,一级字只有三千多一点,一二级字加起来也就是六千多,这是符合汉字使用规律的。现在有人编字典,把所有的字都收集起来,八九万个汉字,里面有好多汉字早就退出了使用领域,这就造成一个误解,说汉字太多了、太难了,不利于对外汉语推广。

仓颉灵感不灭美丽中文不老

  记者了解到,随着第一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播出结束,它的第二届筹备工作已经启动。与第一届相比,最大的不同将是参赛资源向全社会开放。所有在校的初一、初二年级的学生都可以参与到这一活动的体验之中,而最终由各省优胜代表队参加的全国比赛更是让人充满期待。

  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主任、教育部副部长李卫红向记者介绍说:“‘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播出后,受到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我们要建立长效机制,争取每年都开展一次这样的活动。”

  在国家语委的语境中,中国梦有着对应的语言文字梦,这个梦想的实现标准,就是全民语言能力的提升。

  社会各界的支持让语言学家们倍感鼓舞和欣慰。江蓝生说:“观看‘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全民进行自我教育的过程。这种教育润物无声、点滴在心,要比任何说教都更加有效。我相信,每年一度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必将提升学生书写兴趣,激励广大青少年和成年人更加自觉提高运用语言文字的能力,从而带动我国国民文化素质的不断提升。”

  李挺表示,中央电视台始终坚持它承担的社会责任,坚持文化传播的责任。“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也是我们承担这个责任的具体表现。下一步,我们还将在电视表达、电视传播的爆发性上加以改进。让更多的受众能直接通过现代技术、新媒体直接参与互动。观众现在已经在看、在默写、在测试,未来我们计划能让全民的书写状况在这个节目平台上更广泛、真实、有趣地反映出来。我们也会根据这样一个节目给我们的启发,认真思考如何建构更有效、更有针对性、更符合时代的文化传播方式,进一步创新我们其他文化、历史、科技节目。

  诗人余光中在《听听那冷雨》中说:“杏花。春雨。江南。六个方块字,或许那片土就在那里面。而无论赤县也好,神州也好,中国也好,变来变去,只要仓颉的灵感不灭,美丽的中文不老,那形象磁石般的向心力当必然长在。”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蒙曼是本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学术讲解人,在向记者引用余光中上述话语时她激动不已:“汉字不仅仅是中国人交流信息的符号,更承载着我们民族的历史、文化和精神气象。一个个汉字,就是一个个微缩的中国人。汉字听写大赛在提升全社会对汉字的重视程度的同时,让汉字教育重回家庭、重回课堂,成就一代代不仅敲击键盘,也会挥毫泼墨,不仅有科学精神,也有人文理念的中国君子,真正做到书写的文明传递,民族的未雨绸缪。”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