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见字如晤【1】

楼主:地铁故事 时间:2018-04-08 15:12:53


“Zoey, 再有一个错别字,你明天就别来了。基本功都不过关,不知道你们学校是怎么教人的。”leader站起来面无表情地告诉左安她又在今天的推送文案里发现了一个错别字。


“啊Lisa,对不起,我下次一定注意。”


左安实在不知道最近是怎么回事,自己写的推送文案写完反复检查还是会出现错别字,有的时候她甚至不知道那是错的。但这有什么办法呢,家里都是在北方生活的南方人,前后鼻音偶尔不分,打字的时候也偶尔会有漏网之鱼出现。上学交作业还可以,来广告公司实习就成了问题。


左安心力憔悴,没想到自己一个TOP2学校广告专业的学生居然要因为错别字失业,熬到下班点就回学校了,马上暑假就要结束了,实习也快到尾声,大四就要开始了,左安已经进入了保研序列,为了没有被curve掉前三年过得简直比高中还累,终于要到大四,除了在团委刷脸,左安无法忽略实习证明的意义,往返于城市的两端努力获得一纸证明。跑了一个暑假如果最后晚节不保实在是太亏了,无论如何要拿到证明再走人,左安安慰自己肯定是最近水逆。


“安安,我去趟图书馆。”室友对着回到宿舍之后就在床上打滚的左安说,“你记得吃饭啊。”


“好哦。”听到室友关门的声音响起,左安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四下一片安静,左安突然从床上爬起来,决定也去一趟图书馆。


在图书馆角落里终于找到了工具书部,一架一架书找过去,终于在底层找到了一本《新华字典》,嫌弃地擦掉书上面的灰尘。“没想到以21岁高龄我还要接着翻字典”,暗暗嘲讽自己无能。“如果不用拼音要如何查字典来着……”左安蹲在角落里,开始重新回忆小学一年级是如何使用字典的。“偏旁部首,笔划,这个字具体怎么写来着……想当年我自己那本字典还是从西单图书大厦买的,商务印书馆的呢,啊,查字典真是忘得一干二净。”


左安不停地换腿蹲在地上,一边翻字典一边想起小学时期关于查字典的很多事情。蹲太久蹲麻了腿她决定站起来,去前台把这本字典借走。缓慢地抬起身子的时候,她看到了半腰书架上一本《康熙字典》。左安想起家里也有一本很老的《康熙字典》,似乎是妈妈外公的,作为一个老中医,他多少识字,家道中落之后又历经文革和多次搬家,所剩无几的遗物里只有几本手写医术和这本字典。


想起最近很流行在PPT里使用的康熙字典体,左安决定打开这本字典看看。


“哈,都看不懂诶。这些都是什么……”完全不懂《康熙字典》的逻辑和分类,单从字体的角度欣赏的确是美的,然而熟悉的文字此刻变成了一个个陌生的符号,除了变身繁体,他们存在的形式和后面的解释也难以明白。


但是想来编写字典的人一定在其中注入了很大的心力。因为那么多的历史和故事都在里面了……”想到这里左安不禁想起上小学的时候班里有一对表姐妹,姐姐常在课间和表妹玩儿的一个把戏是如何从字典里准确找到互相的名字,姐姐总是能一次就找到,后来发现是她把妹妹名字的那两页在的部分翻的很松散了,一本好好的字典几乎要裂成两半。左安还记得妹妹的名字是“旖旎”。


“旖旎啊……”左安尝试在《康熙字典》里找,哪怕找到一个字也好,找着找着想起了自己的男朋友的名字。虽然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也想要再次在字典里找到他。感觉像是重新又从故纸堆里找到了他,多了那么一丢丢了解。


艰难地找到了“管”。“……《爾雅·釋樂》大管謂之簥,其中謂之篞,小者謂之篎。《註》管長尺,圍寸,倂漆之。有底,如笛而小,倂兩而吹。《前漢·律歷志》竹曰管。《說文》管,十一月之音,物開地牙,故謂之管。”


左安从包里翻出一只铅笔,在管字的释义边上画了一个框,写上了“爱人管众”。拿出手机拍照给男朋友看。顺手往前翻看这本书的出版日期,左安不禁挑了挑眉毛,“1930年吗?这应该算是古籍部门的书了吧……怎么会放在这里……雾草1930年的书我怎么能乱涂乱画,赶紧擦掉……雾草没有橡皮嘤嘤嘤,我们学校是不是太土豪了就说藏书众多这种书怎么能放在外面呢”。


左安急忙拿起书走到大厅,发现服务台的学生助工也不在,只好又走回书架把书插了回去。“那只好明天来把我的错误擦掉了。拜托不要有人发现啊”。左安带着打算借走的《新华字典》离开了图书馆。走的时候重新又记起刚刚入学的时候老师的话“隔壁某些藏书稀少的学校还想和我们一起称之为全国TOP2……1919年,燕京大学图书馆就建立了。1919年什么概念啊同学们……想想你们时刻在历史里生活和学习,也要记得去创造历史。”


左安抱着字典走回宿舍,路上手机响了,管众回复了她的微信: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这个笨笨。”

——“刚刚在打实况,等下去宿舍找你。”

——“我有事和你说。”


——“好啊我快到你宿舍楼下了,你直接下来就行。”

——“懂不懂文化,我从《康熙字典》里好不容易找到的。十一月之音诶,厉不厉害”

——“我到了,你下来吧”


左安在男生宿舍前面的马路边停了下来,掏出兜里的爆珠薄荷点着,咬破珠子,慢慢吸了一口,薄荷味儿的烟雾散在北方夏日晚间的空气里,眯着眼睛等待男朋友结束游戏下楼和她聊天。


还没开学的男生宿舍楼门可罗雀,往来只有骑着自行车匆匆而过的学生和在校园里遛弯的老教师家属,草地的景观灯照亮一片绿地,远远地也能看到飞虫围着灯打转。两根烟抽完,管众终于下来了。左安看着他趿拉着上个月她买给他的人字拖,一出楼门就迫不及待地点着一根烟,左右观望,看到了站在路边的左安。左安歪歪头,算是和他打了个招呼。


管众上前,两人腻乎了一会儿。亲完左安的耳朵又摸摸头,从左安的裤兜里掏出她的爆珠薄荷,管众点着烟,后退了半步,说“安安,我要去美国了。”


左安心下一沉,没有说话从裤兜里把烟再次掏出来点着,低头也想后退,却发现马路牙子的后面就是草地了。左右摇摆之后向右跨了半步,抬起头说:“什么时候。”


“毕业之后去MIT接着念物理。这两年跟着孙老板也发了几篇SCI,他也愿意帮我写推荐信。暑假在家的时候他就说我应该去,回来之后见面聊了两次,我觉得是个好建议。和我爸妈商量过了,你知道他们之前一直想要我出去,先开始因为保研成功我也就懒得折腾,”管众换了个姿势接着抽烟 “但是现在我觉得我们还年轻,不应该就这么随波逐流了。”


“那我们呢。”左安说。


“我想过了,你要是不愿意折腾,可以留在这里接着念书,但是我希望你可以和我一起走。反正过去那边也可以接着做你喜欢的事情学想学的专业,不用每天这么辛苦去实习,你还要再跟团委还有学院里那帮人纠缠多长时间,再说那边空气好太多了。”管众丢掉烟蒂,双手搂住了左安的肩膀。


“这么晚了还是挺热的诶,”左安还是后退到了草坪上,从管众的手里脱出自己的肩膀。“我先想想吧,这和我们之前的计划也不太一样。我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去美国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爸妈就算能负担起,这个也要再商量呢。何况GMAT那些我都没有看,整个暑假都荒废在实习上,那么多要准备的东西。”


“没事儿,这还不到九月,我们来得及的。今天leader又说你了?你不要理她,一两个错别字有什么关系呢,除了最上面10%的公众号根本没人看推送,真的我今天看到的数据。反正明年我们就走了,新媒体能叫事业吗,就是个实习你不要当真。诶,你拿着字典干什么,这么沉哈哈。”管众伸手又想抽烟,左安拉下他的手,说“她总说我错别字的问题啊,我带个字典去也是个态度嘛。那我先回去了,就算辞职明天也得要过去东边辞啊。”转身告别管众,左安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转过天来,又是一天暴风骤雨。


难以理解这个干燥城市快到秋天时候总是多雨水,湿漉漉的地铁散发难闻的味道,左安一身雨水狼狈的进了公司 ,刷卡到工位的时间刚刚好。打开微信公众号后台观看昨天推送的数据,数据还算可以,总算松了一口气,没有因为自己的错误导致开天窗已经是万幸。上后台回复新的留言,公司的同事发来了要用的H5链接demo,需要确认设计。开学在即,新一波campaign也是指日可待,leader说下午要开会,左安冲去前台登记会议室需求。


左安所在的小组负责的是比较传统的广告业务,常规工作是帮助客户监测竞品和统计投放月报,唯独有个客户有网络媒体和自媒体运营需求,核心原因是作为一个国外保健品品牌——N记没有获得中国的证件并不能大规模投放电视硬广,只能通过网络投放和社交媒体来传播,N记品牌和官网的SEO和SEM也要左安他们来做。


现在N记官网在站长工具跑的分数太低,经过公司里SEM和SEO专家的解释,左安粗暴理解这是因为和它相关的网站太少,网站的权重不够。左安的核心任务就是每天在各大论坛和网站上发帖讨论和品牌产品相关的事情,然后自己去顶回复帖子,在帖子中努力把N记的网址贴进去。每天要在不同的论坛中发15条帖子,最后要把这15条帖子的链接和标题统计下来。


左安心里很清楚这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如果N记网站不打算靠自己的攻城狮们把网站按照搜索引擎的算法进行改进的话,她每天这样15条发送外链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把分数提高一点点呢。更不用说为了防止她这样的行为,那些大型的论坛和网站早有一套防御机制。今天发送的帖子,明天就被删除了。为了防止水军,左安不得不用自己的手机号进行注册,时不常还要被封号。今天写,明天删,后天再写,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左安知道自己就是在纯粹的浪费生命。


这并不是她进入这一行的初衷。


来实习的时候leader问她为什么要学广告,她说,不是因为那句“不做总统就做广告人”,也不是因为《广告狂人》太好看,是因为在书上看到“五月黄梅天,三星白兰地”这样的羊角对拿来做白兰地酒的广告,她突然觉得很感动。民国初年所有的自由开放和理想主义里,商业和人们的审美情趣亲切结合。旧时代的雇佣文人装着满腹诗书,和一点点愿意为五斗米折腰的意思,左安觉得带有很深的克制与微妙的忧愁,总之具有穿透时光的美好。


“因为我也希望很多很多年以后大家看到我的作品,能感受到这样的东西”,左安那时说,“商业化的推动保证了我们的量产和丰富性,总有能够留到后面的幸存者。我是这么觉得的。”


绝不是今天这样机械化的工作和毫无意义、在信息时代都留不下来的成果。


也许是时候考虑和管众一起出国,虽然就她所知Facebook的粉丝团也没有什么好运营的空间,信息流广告的自助投放和广告程序化已经做的非常先进,国内只有少数机构在做的AB test广告也能在上面独立完成,广泛的用户自我标签化实际节省了系统很大的力气,他们只需要做筛选就能完成人群的划分。而那种,听美国同事提起的National TV Buying的盛况,After Party的觥筹交错,看片会的各种八卦,似乎并不是一个毕业生能够简单获得的工作。


左安心想,去了美国应该也会换成别的相关专业继续深造吧,毕竟广告学其实几乎是无稽之谈,没有实操的课堂都是空话。这样说来,这几年应该都是在浪费生命,本以为至少还达成了校园恋爱这一任务,眼见着也要失败了。


“我要跟他走吗,我自己想不想走呢。”一整天,左安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下班回到学校,左安没有直接回宿舍,而是带着从公司蹭来的橡皮直接去了图书馆。“唔,绕过中国历史,穿过文学部分……再往前走五个书架。”左安担心自己找不到昨天的《康熙字典》,如果不能把字迹擦掉可就是千古罪人。


“哈,你在这里。”左安找到了昨天的《康熙字典》,看来没有图书管理员过来清理书架。


左安急急找到“管”那一页,想要把自己的字擦掉,却震惊地发现边上写了新的字,还不是用铅笔写的,细看起来是钢笔:


管某何人,何以落筆於我書之上,此乃我私人書籍,望萬勿私自損毀,如需借閱,請先與我告知。又諳。


【PS: 朋友们,公共图书馆的书即使是昨天印刷出版的也不可以乱涂乱画昂】



「地铁故事」

本平台内容均为原创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来稿讲述你的故事

合作及相关事宜请加微信:14649360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