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机关那些事》第十一章 苦肉之计04

深圳荣耀教育咨询有限公司2018-05-16 06:40:45
红旗书吧

《机关那些事》

第十一章 苦肉之计

04.动机

在纪检部部务会上,向忠守把林枫狠批了一顿,几乎所有人没听懂,部长这老部下为什么会挨批,除了副部长周玉斌。林枫更是想不通,事后主动找向忠守请辞。那时,向忠守正在批阅文件,从头到尾眼皮都没抬,等林枫说完,只是“唔”了一声。

林枫觉得,向部长变了,就任两个多月,变得不再是那个令人钦佩的向忠守,变成一个薄情寡义让人永远捉摸不透的人。请辞时,这位老领导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好像跟他再说一句话都是多余。林枫不明白,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人生之大哀,莫过于此。林枫满以为,向忠守把他安排到内勤,是出于信任、关心,甚至可以说是保护,没想到好景不长,会出这样莫名其妙的事。他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习惯,事已如此就无需挽回,反正在这边一直是借调身分,还可以回到梦州分区去。

有些事情,向忠守只能做不能说。批评林枫,他知道会引起误解,但只能这么做,才有可能让幕后的推手跳出来。只不过,他没想到,林枫这小子又犯了当排长时期的老毛病,经不起一点风吹浪打,动不动就撂挑子不干。如果换成孙祥,向忠守相信一定是另外一番模样。都说环境会改变人,很多人都改变了,但林枫这头倔驴丝毫没有改变,顺境中显得孺子可教,逆境中令人莫衷一是。

向忠守很想给喻文武打个电话,希望他能从中提点一下林枫。然而一转念,这也许是无心插柳最好的效果。就像演员拍哭戏,滴再多眼药水,也没有真情融入自发流泪效果逼真。从这个意义上讲,林枫的莽撞草率说不定可以帮上大忙。喻文武去做思想工作,林枫一定会听,哪怕是硬着头皮,也会乖乖跑来承认错误。现在,向忠守不需要林枫承认错误,本身他今天挨批,就不是因为犯了什么大不了的错误。既然如此,向忠守决定顺水推舟,把戏再做得逼真一些。他先找来了周玉斌,然后当着面给徐明亮打电话。

“徐部长,我向忠守,想请教个问题,我们部里有个干事想下去,应该怎么办理。我这刚来,套路还不是很熟悉,麻烦你指点一下。”向忠守跟徐明亮不太熟悉,话说得比较客气,他们有几次见面,还是徐明亮当副部长时,到梦州分区调研安属安置的事。

“老向,这恐怕要政治部领导先点头,然后再找机会提交研究。你先拿个意见出来,我帮你掂量掂量。”徐明亮显得亲密一些,他跟人交往属于自然熟,初次见面都可以聊得像至交老友。不过他以为,向部长想推荐干部提升。

“不用那么复杂吧,就一个帮忙的干事,还需要惊动大部领导?”向忠守问。

“这样啊,那就不需要,平时像一些以工代训的到了期,给我们备个案发个通知就行。这种小事,哪用你部长亲自打电话,太客气了。”徐明亮觉得,向忠守初来乍到,行事过于小心谨慎是对的,但没必要事无巨细的统揽全盘。

“那就好,下午我就让人把林枫的情况报给你们,这两天请你们通知滨海省军区吧,谢谢徐部长关心。”

“你等等,你说的是谁?”徐明亮怕自己听错了。

“林枫。怎么了?”向忠守觉得奇怪。

“就那个刚从北京回来的小林?”

“是啊,有问题吗?”

“老向,恐怕是真有问题。”徐明亮没想到,向忠守说的人,竟然是陈少华政委特意交代,留在军区机关的林枫。

“为什么?”向忠守意识到,徐明亮说的问题,应该不简单。上次在任啸天那见面,他就在想,林枫出差回来,为什么会留在军区机关,难道这小子突然开窍了?

“原因嘛我暂时不好说,但是这个人目前不能走。”徐明亮确有难言苦衷,陈少华当初给他交代时说的清清楚楚,把林枫留在机关的目的,只能他一个人知道。

“可是,这是他个人意愿,我这个部长也不好勉强,人各有志嘛。”向忠守这话,其实是说给周副部长听的。

“做做思想工作嘛,他是不是因为没落实编制闹情绪,我看小林不像这么鼠目寸光的人啊。”

“那倒不是,这小子要真有这份心,就不会主动提出走。我跟徐部长说实话,小林是我的老部下,我也不希望他这样,但实在是烂泥糊不上墙,走就走了吧!”向忠守偷偷瞟了周玉斌一眼,他的神情异常平静,坐在一边翻看报纸。

“我觉得,你最好先找杨主任请示一下,他如果同意,我这马上就办。”徐明亮相信,即便杨怀冰不知道陈少华的用意,至少以他的政治智慧,会做出正确的判断。只要杨主任拦住不让走,向忠守就无话可说。

本来给徐明亮打电话,也是无心之举,目的已经达到了,向忠守马上点头称是,并说了一大堆客气话。这一切,周玉斌在一旁听得真真切切,却又糊里糊涂,因为他只听到向忠守的话,至于徐明亮说了什么,他竖着耳朵也没听见。

向忠守挂了电话,冲周玉斌致歉:“不好意思,老周,刚给你打完电话,明亮部长的电话就过来了,正好给他说了说小林的事。”

“怎么,小林真要走?”周玉斌小心翼翼问,他觉得不符合逻辑,向忠守根本没必要因为这事,就把唯一的老部下林枫赶走。

“那还能假,就刚才跑我这说的,死活要走,我拦都拦不住。本来还想重点培养他一阵,没成想弄成这样。寒心啊,老周。”向忠守流露出一副惋惜的样子。

“就因为今天挨顿批?”周玉斌似乎不太相信。

“可不,这家伙的心就是玻璃做的,一碰就碎。当年我在C团当政委,好家伙,一年内给我递了两次复员报告,你说说看老周,现在的年轻干部怎么这样,跟小孩过家家似的,没点定性。”向忠守越说越激动,眼珠子瞪得大大的。

“这么说,林枫这个干部确实不太靠谱,走了也好。”周玉斌进行一次火力侦察,他仍然不相信,向忠守会真的这么做。

“老周,你分管部里自身建设,这样吧,你再找他谈一次,如果他去意已决,我也不可能把他当佛供着,这算是我这个老政委,对他最后一点关照吧!”向忠守最想知道,周玉斌会跟林枫谈什么,这个答案对他来说非常重要。或许,他可以从中窥探到,那件事情发生的动机是什么。

周玉斌没有很正式的找林枫谈,他把谈话场地,选择在机关饭堂,让人觉得是纯属无心之问,也能体现领导的关怀。

看见林枫一个人猫在角落埋头吃饭,周玉斌佯作不知底细,端着餐碟凑了过去,“小林,今天怎么来那么晚?”

 林枫见是周副部长,马上放在筷子,使劲咽了几口才说:“首长,您没回家啊?”他没有回答问话,因为来早来晚对机关干部来讲,本就没有定数。有时候耽误久了,饭堂已经开始打扫卫生,只能到旁边的面馆对付。

“晚上要加班,在这凑合一顿。”周玉斌坐在林枫对面,示意林枫坐下。

“今天向部长怎么发那么大火,他来这么久好像还是第一次。”周玉斌一边扒饭,一边问林枫。

“可能还是因为上次的事吧!”林枫本来想说不知道,但又觉得不妥,领导发脾气自有道理,怎么可能空穴来风胡乱批人。他又想了一下午,觉得可能是十多天前那件事,让向部长一直耿耿于怀,只是没有找到机会公开发飙。

“上次什么事?”周玉斌在脑海里搜索一遍,已经找到答案,但问话已经自然出口。

“首长,那天还是您帮了我,一直没机会感谢您。”林枫不想主动提起那个乌龙事件。

“不至于吧,隔了那么久老向还放在心里。”周玉斌的想法和林枫不一样,在向忠守发脾气时,他就觉得跟龙祖胜有关。只是,他对林枫还不了解,不知道这是个有一说一的人,他安慰说:“挨批在机关是常事,别放在心上,好好干,我和向部长都是很看好你的。”

“首长,跟您说实话,我上午找过部长了,向他提出了回梦州分区,他已经同意了。”

“不是吧,就因为挨个批评,你就闹情绪,年轻人可不许这样,要经得起风霜,将来才会有大出息。”

“谢谢首长。”林枫很感激,他觉得素昧平生的周副部长,似乎比老领导向忠守更加关心他,那天自摆乌龙,就是周副部长帮着说好话,向忠守才没有当场发作,今天,又是周副部长给予他鼓励。

“别耍小孩脾气了,明天我跟老向说说,就说你想通了。”

“首长,我下决心了。我真的不适合在机关工作,尤其是这么高层的领率机关。”

“我可是听说,你这样上上下下折腾几个回合了,这样对你可不好,把印象搞坏,以后谁还敢用你。能够在大机关工作,那是多少年轻同志可遇不可求的事,这种机会对每个人来讲都是机遇,是改变人生铸造力量的大舞台。一次错过,可以理解,再次错过,可以遗憾,反复错过,就是悲剧。你自己算算,这是第几次了?”周玉斌说得情真意切,让林枫觉得,现在面前坐着的是喻文武。

今天的事,林枫没有给喻文武说,他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更不好意思麻烦和打扰老领导老大哥。喻文武上次会面就有言在先,今后内事不举问向部长,外事不举才可以问他,这相当于已经把林枫托付给向忠守。这个时候因为这样的事情找喻文武,相当于告了向忠守的状,将来还可能会影响领导们间的信任关系。当然,这事喻文武迟早要知道,林枫打算启程回梦州前再告诉他,就说自己适应不了节奏,干不下去即可。

建军原创 休闲文化驿站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