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当你亲手扼杀了自己的情怀。

鹿见少年2018-04-24 15:05:32

一  个  有  趣  而  不  失  文  艺  的  公  号



这是 鹿见少年 的第 76 篇文章


北京时间

早晨九点十二分

一夜入秋的瑟瑟

你却消逝在雾里


一。


我必须为我的不辞而别,说一声抱歉。


人总会处在一个纵然愧悔,却不知所措,显得毫无作为的时代,每个夜晚的十点二十一分,我都会想说,是不是需要发点儿什么内容?


但我只会望而却步,淤泥中的挣扎使你无法跳跃,动则沉,不动则等,无论是前者,抑或后者,都并不是一个好的计策。


上些日子,鹿少频繁发文,从周六的主播歌声到周日的“一周特别”,我们尝试做了很多的改变,包括后来和没关系,不断写文章。


邮箱里至今还躺着数十篇来自读者的投稿,有些是篇幅长文,有些是诗歌载体。


更有甚者,发了一些不知名的自拍,配上一两句看似伤感的文句,无论哪种,我都会认真去看,因为这是对你们的尊重。


也是你们对鹿少的认可。



二。


说来也实在嘲讽,鹿见少年运营至今已有八月之久,我也无法将其定在一个可行的高度,迫使它只能随风飘荡。


闲暇来时,人声鼎沸,忙碌昏头,渺无声息。


不得不想起,创建鹿见少年的目的,仅是为了作为公司品牌的附属宣传,并无多想,就这样一步接着一步,走到至今。


却也成了一个只懂写情怀文的公号。


许多人在后台问我,鹿见少年是你们的一切吗?你们是如何如何盈利的,方便和我说下嘛?为什么你们没有广告,很奇怪耶?


我偶尔会挑选几个来回答,更多时候,我都会视而不见,不是不懂回答,只是不想为此作过多解释。


有些人,心里住着一些不予常人所见的故事,需要用一些所擅长的方式来权当记忆的载体。


这些人里,有的选择了用撰稿的方式。


雾里看花,真真假假,总归有些故事是曾经存在,或多或少以某种隐身的方式,生活在人们所喜闻的文章中。


所以在这一分钟前的鹿见少年,确实并无盈利,它权当作为一个抒发情感的公号,脆弱而小心翼翼。



三。


写个题外话,为什么我的笔名叫亚撒?


大一那会,狂妄地在脑海里想着说,一年后我要开一家旅行社,名字得是特别,翻阅了许多古词典,从华夏至西方,最终敲定了从希伯来语中选取“Asa”这个英文名,翻译是亚撒。


它有着一层意思是:治愈者。


旅行与心灵,释放与治愈。


说来实在可笑,一年后,“亚撒”确实开始被应用了,但并不是用于开旅行社,而是成了笔名,开始在网路上写些无关痛痒的文章。


再一年后,我和朋友成立了鹿见文化,做的是有趣且文艺的活动策划,性质和旅行并无太大区别,只是我没有用“亚撒”这个名字。


往后再推些日子,“鹿见少年”出来了。


我偏执认为,它是不可以被玷污,任何商业色彩都不可沾染其,所以慢慢地,倒也成了现在的状况。


于此,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将所谓的情怀捆绑至极简的文艺中,傲慢地走了一路,却发觉错得离谱。



四。


从这一分钟开始,鹿见少年会开始转型。


我们标榜一个文艺且有趣的标签,却始终只会发些无关痛痒的文章,这是在消费这两个词儿,所以决定推翻之前的一切,重新改变。


从文章到活动,从文艺到有趣,我们终究推往另一个浪潮,做一些更为荒诞的行为,将“不可能”从淤泥中,拉扯出来。


对此,我能保证的是,鹿少会保留以往的更文风格,做一颗活跃在千万公号中的萤火虫,不过会开始接入一些活动,或是旅行,或是座谈。


如果你不能接受这样鹿少,想要离开,我会不送你。


但某一天,你想回来了,和我说一声,我会去接你。


祝好。





编者按:


昨日,我在一篇文章里看到一家livehouse选择停业,它在文中提出了这样一句话,文艺始终无法使资本家保留一份良知。


这句话并无不妥,因为文艺和资本,从古至今均是对立,除若相互妥协,融为一体,但那是光怪陆离。


祝愿未来的鹿见少年,能走向标签中的“年轻人的文艺与有趣”的浪潮,感谢你们一直支持鹿见文化。


我们已经开始改变。

鹿见时刻

活动在二栏,欢迎去撩。


LOOK


关注我们 不会让你失望

你说你喜欢风,可你窗户紧闭

你说你喜欢雨,可你总是打伞

所以为什么我会害怕你喜欢我

因为你连鹿见少年都没有关注



这是一个有趣而不失文艺的平台

我们需要你的特别故事


投稿邮箱为lujianshaoni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