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散文‖小柯:栀子花开

水玲珑心灵驿站2018-06-11 10:16:36

提示:请点上方↑↑↑水玲珑心灵驿站一键免费关注!

 

 


喜欢栀子花,大抵是源于它洁白的花朵,和浓郁的花香。

度娘说,栀子花的花语是:永恒的爱与约定。此花从冬季开始孕育花苞,直到近夏才会绽放,含苞期愈长,清芬愈久远。栀子花的叶,也是经年在风霜雪雨中翠绿不凋。于是,虽然看似不经意的绽放,也是经历了长久的努力与坚持。

喜悦,永恒的爱与约定,或许,栀子花这样的生长习性是更符合这一花语的。

渐渐发现,但凡是女性,大多喜欢花花草草,而我,更甚,恨不能将它们一一摘下养在花瓶之中,供自己久久观赏。

第一次接触到栀子花,要追溯到1999年的4月,一个周日的午后,和某人一起闲逛花鸟市场时,嗅着那股花香,就走到了一片栀子花前面。左挑右选之后,将一盆含苞待放的栀子花带回了家。

于是,每日里有事没事总要观察于它,关心着它的花期,关心着为它浇水松土,而那花苞,却似乎迟迟也没有什么变化,依然还是初来时的模样,不卑,亦不亢。慢慢地,就渐失了最初的那份热望,除了隔几日浇浇水,晒晒太阳,对它,再无更多的关注。

那年六月初的某一天,又一次从睡眼朦胧的午觉里醒来,忽然发觉房间多出了一股很好闻的花香,循着花香望过去,那株栀子花,竟然悄无声息地绽放了,花香竟然如此浓烈,如此好闻。

只见那洁白的花朵一瓣一瓣地交错着,组成了一朵朵极致的花卉,那花瓣一片白似一片,有着月牙白的色泽。而那花香,浓郁,又稠密,是那种令人无法拒绝的浓香与纠缠。

也许,只需一朵栀子花,就足以令一个房间香淳许久。但是,栀子花的花期,真的很短很短,可能也就是几天的功夫。所以,更多的时候,往往是前一天还很艳丽的花朵,四、五天后,就已落败不堪了。

我人生之中养过的第一盆栀子花,不知道是因为被关注的不足,还是水土不服,终于泱泱可及了,终于寿终正寝了。

却让我记住了:栀子花,不好养!

于是,多年以来,也不再有过盆养栀子花的冲动,只因,痛惜于当年它的花陨之惨。

算起来,真正第二次盆养栀子花,要追溯到2014年了。 

那一个盛夏的午后,等着孩子放学,校门口,那老者拉着一平板车的各色花卉停着在阴凉处,等着有人前来购买。向来喜欢花花草草的天性使然,看看放学时间尚早,不由自主地就走了过去。

那一车的花卉里,有月季、栀子花,有多种很小巧的肉质盆景类观赏绿植。在一车的花草里,却一眼独独相中了栀子花,因为,每一株花枝上,都或多或少地挂着几粒花苞,含苞欲放的花苞,蠢蠢欲放。

“栀子花好养吗?”想起多年之前的那次盆养栀子花的经历,还是忍不住问道。

那老者应道:“好养的,好养的。”

车子上,也只有三盆栀子花,最终,挑选了花苞最多的那一棵。心里对自己能不能养活它,却没有一点儿的笃定与自信。

因为已经有过盆养栀子花的过往,这一次,对它已不再如往昔一样予以过多的关注了,只是过几日浇浇水,每天晒晒太阳,关于它的花期,也没有再特意加以留意。

发现栀子花花开的时候,已经是几日之后了。

那一日清晨,走过客厅时,忽然就闻到了那抹久违了的熟悉的花香,心里也忍不住没来由地嘀咕道:“栀子花开了!”

走近一看,那栀子花果然开了,绿叶左一片右一片慢条斯理簇在一起的枝条上,三三两两地绽放着四五朵雅白的花朵,那浓郁的花香即来自于那一朵朵月牙白似的花朵,那花香氤氲着,丝丝绕绕地就飘溢了满屋。那花香,沉郁,又浓烈,却又非常之好闻。

这心情随着栀子花的花香也就不由得愉悦起来了,一天里的情绪也仿佛是饱满着的,丰盈着的。

晨起锻炼,发现公园里的栀子花也三三两两地开了。大概,那花色花香俱是惹人怜爱并喜欢的,就见骑了电瓶车要远去的那位欧巴,忽地将车停稳在路边,直直地走向那片栀子花而去了。一伸手,早已有几支花枝被他紧攥在了手里。于是,看他折返回来,骑车带花驶去,路经处,那花香似乎也是淡淡地散落在四处的。

公园里晨练的人中,也不乏喜欢栀子花的人们。这不,那个欧巴也是一样的,摘了几支栀子花就走。

原来,美丽的花朵,不仅仅是为女人们所喜欢着的,而且,同样也得到了男士们的青睐啊。果然是爱美之心,人人有之啊。 

家养的那盆栀子花,四五天之后,终于花败叶枯,落得了和从前一般的境地。心里,难免有一丝遗憾与不甘。又自觉,与栀子花的缘分尚浅,要不,何以时隔十几载,两次之间,也无法能够将它培育地妥妥帖帖的。

栀子花,永恒的爱与约定。这花语于人而言,似乎也是有寓意的。

依然记得,当年,当中国著名歌唱家吕继宏还只是天水一个工厂的工人时,因为痴爱着音乐,一有机会,他就练着声,哼唱着曲,曾一度被厂子里的人讥笑为“疯子。”可是,全身心倘佯在音乐之河里的吕继宏,将这些不和谐之声过滤并扔在了身后,他依然初心不改,坚定筑梦。1978年,他考入了西安音乐学院声乐系。1982年在以学士学位毕业后,他又一步一个脚印,凭借着自己的真才实学,捧回了一个又一个殊荣。在王昆老师的帮助之下,1986年,他来到了北京。命运之神从此为他掀开了一扇星光灿烂的大门。

2004年.当又一届伏羲文化节在天水如期举行时,作为本土歌唱家,吕继宏唱响了那首后来家喻户晓的《天河热土》:“……都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却不知陇上也有好风光,渭河秋水秦岭春花,既有秀丽又见雄壮,大地湾里孕育文明,麦积石窟千年辉煌……”

那段时间,天水的大街小巷里,好像到处都在播放着这首好听又自豪的歌,商铺、出租车、私家车、家里、单位广播里……那一年里,几乎所有的天水人都仿佛在一夜之间学会了哼唱这首歌曲,那浅吟低唱里,生为伏羲女娲生地之人的自豪感就一点点由然而生了,骨子里满满当当都是那气韵,那豪气。

那个时候,人们早已忘记了当初加诸于吕继宏之身的热潮冷讽,开始沾沾自喜于他身为乡党的自豪之中。

试想,当年,如果吕继宏被那片质疑声与吐沫所淹没,那么,今天,我们还能见识到一位优秀歌唱家的风采吗?青年时期的吕继宏,即如同搏击待发的栀子花一般蓄势待发,含苞藏蕊,一朝绽放,即惊艳四座。而且,属于他的“花期”,却那么长那么久,这一点,是和真正意义上的栀子花花期大有所不相同的。

你,想成为栀子花那般的人,不为花期长短,只为为了惊艳一发而蛰伏、蓄积、积累数月之久,又或者,更久!

你,想吗?

栀子花的花语是喜悦,也可以说是永恒的爱与约定。

当年,吕继宏坚守了那份初心,坚守了心中所爱,故此,才有了后来的星光大道,才有了后来的家喻户晓。这不啻就是活生生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极佳案例。

我想,还是会有很多人,想要成为栀子花那样的人,

一定,会有的。

也许,是你;也许,是我;也许,是我们大家…… 



作者简介:吴红梅,笔名:思凡、一凡、小柯,甘肃天水人,现居江苏。热爱写作,诗歌、散文、随感多年以来时见诸于公司自办报刊。


图片:花瓣网

微信公众号:sll221144

投稿邮箱:39116751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