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潮阳谷饶访“元帅爷”:十年一值祭社与和谐社会神厂

楼主:哈燒茶書齋 时间:2018-06-19 22:59:26


关注哈烧茶书斋文后点赞

             



尋找、發掘、策劃、分享……一切與潮汕文化相關的如潮俗潮風潮情潮菜……

一本書,一杯茶,一花一草,一期一會,等著您,一同


‘坐書齋,哈燒茶,來食詖’。



\ hashaochasz /



潮阳谷饶访“元帅爷”:

十年一值祭社与和谐社会神厂


陈斯楷

(毛毛呗,凯文与小老虎)



潮汕人通过建造祠堂神庙创造了辉煌的建筑艺术,通过游神赛会传承与发展地方传统艺术。江奕滨摄 


神厂——脑洞大开竞祭

清明前一周,潮阳谷饶的十里八乡开始出现一种“厂”。

 

神厂,在谷饶沿袭繁体字,写作“神厰”,是传统民俗活动——祭社举行的地方。

 

厰,从“广”,本义为棚舍,唐代韩偓有“枳篱茅厂共桑麻”句;后衍生为“制造生产资料或生活资料的工场;有空地可以进行存货或者加工的地方(《新华字典》)”。

 

为神造厂——用竹竿、三色布在空地搭建厂棚,祭毕拆除,又称神棚。例如,著名的香港潮人盂兰胜会,布局有天地父母棚、神袍棚、神功戏棚等九台神棚。

▲巨幕投影辉映酬神戏台。据说最为重头戏的那一台,十年前就向广东潮剧院一团预订下来。江奕滨摄


随着经济水平的提升,谷饶祭社中,建筑精美乃至豪奢的“不可移动神厂”取代了临时厂棚,成为财力、物力、人力、想象力的竞技场:

潮汕脑洞:福禄寿的内心鸡鸭鹅,外衣猪油网。江奕滨摄

濑尿童子搭配鲤鱼何意?老人云:艺术品。待知情人士解答。江奕滨摄


DJ巡游花车,键盘琵琶同奏神曲,机器人与活景屏一起摇摆;公仔神香神袍,巨型白马金鞍,恭迎帅驾;“水桌”珍馐真金白银流水,面、蜡、蔬菜塑出奇珍异兽,鸡鸭鹅扮福禄寿,一统“姜”山;全场灯光秀打通人神结界,东明村摆出飞机、坦克、游艇阵列,海陆空狂欢。


这一周的神厂大竞“祭”,祭:宋朝大元帅。

上一村独家神器——比活景屏更活景的机器人。陈斯楷摄

“奉敬宋朝大元帅”之“一统姜(江)山”。江奕滨、陈斯楷摄

 

水桌犹如潮汕食品博览会,广告植入水到渠成。江奕滨摄

 

元帅——英雄气节流传

潮汕是南宋抗元之战的最后阵地之一。公元127812月,文天祥的部队在和平至谷饶之间的小北山坡上血战元兵,因兵力悬殊,宋军伤亡惨重。战事过后,当地民众冒险将死难将士收殓合葬为九处坟墓,并在暗中祭拜,告慰忠魂。

百步一楹联,爱国主旋律。江奕滨摄

 

在潮汕地区,很多有功于民者在死后被民众自发奉为神明:水仙爷大禹、韩文公韩愈、保生大帝吴夲、大峰祖师、“总督老爷”周有德、“巡抚老爷”王来任……潮阳和平镇练北社区甚至有一位“指导员老爷”,纪念抗日战争时期牺牲的一位共产党的指导员。

 

“鬼神之为德,其盛乎矣!”儒家认为,民间崇拜,尤其是英雄圣贤崇拜,是圣人利用民众的功利心,许诺为其消灾祈福的同时,引导百姓信奉道德大义的一种形式。对潮阳人影响最深远的英雄人物,是在平叛安史之乱中战死的张巡、许远两位忠臣——“双忠公”。潮阳人讲义气、“敢生死”的民性,与双忠精神的流布不无关系。


蜡制供品中有在潮汕地区受到崇拜与祭祀的另外两位英雄:大圣爷、关帝君。陈斯楷摄


文天祥入潮,曾到棉城东山双忠庙祭祀。文天祥在大都从容就义后,潮汕人在潮阳莲花峰下立“忠贤祠”、在东山立“大忠祠”纪念。雍正年间的知县蓝鼎元在《文光双忠祠祀田记》中言:“大忠祀宋丞相文文山先生,双忠祀唐阳张、许二公,皆可使百世下闻风起懦,维千秋纲常不坠者也。”

 

谷饶祭社中的“元帅爷”,享祭与双忠公同款白纸马坐骑;各村神厂的楹联,无不蕴含忠义、气节、爱国的语句,正是双忠精神的续写。

文天祥兵过潮阳,曾谒双忠庙,杀白马以祭。在双忠巡游与谷饶祭社中,都要献祭真人还大的白马出现。陈斯楷摄

 


祭社——和谐社会构建

明洪武年间,谷饶与贵屿、铜盂一带对抗元牺牲将士的私祭活动,正式转型为“奉敬宋朝大元帅”的公开“祭社”。

侨乡祭社大看台,中西合璧一起来。江奕滨、陈斯楷摄

 

“社”是土地。地生五谷,孕育众生,由此诞生了土地崇拜、社日、社祭,祭祀对象是土地神和谷神。农业社会,土地与生计息息相关,《孝经纬》:“社,土地之主也。土地阔不可尽敬,故封土以为社,以报功也。”开始将自然神灵崇拜与统治区域联系起来。汉代各级行政机构都立有社,分别称为帝社、郡社、国社、县社、乡社、里社。里、社合一,一定地域范围内的土地神崇拜与该地区的行政管理体制互为表里、联合为治。

 

因此,谷饶祭社,这个“社”不是社神,而是“里社”——以社为组织的“社祭制度”。

 

明清两朝屡有民间宗教起义事件,朝廷收紧宗教政策,推行严格的社祭制度。《明会典·祭祀通例》:“庶民祭里社、乡厉及祖父母、父母,并得祭灶,余俱禁止。”也就是说,除了里社、乡厉和祖先,其他民间信仰禁止私祭。

 

里社即社神,春秋二祭;乡厉是乡间无人祭拜的鬼魂,一年三祭:清明、中元,十月朝。古人祭鬼是以灵魂不死的观念作为前提,对鬼魂存在着畏惧与仁厚的双重心理。明清两朝将祭厉被上升到国家高度,政府通过宣扬“厉”的恐惧来规范社会伦理,扬善抑恶,褒扬禁戒,所谓“明则有礼乐,幽则有鬼神”,实现王朝统治在幽明两界的合理性。

火树银花清明节,奇哉!江奕滨摄


然而,本意是为加强中央集权、限制结社自由的政策,反被民间变通利用;既然只有社祭是合法的,那么就将各种庞杂神灵的迎神赛会都纳入“体制内”,以官方的名义,拜自己的神。作为“兵死”的一种孤魂,宋朝大元帅就这样与乡厉合祭。

 

根据明制,乡厉“坛而不屋”,这就解释了大元帅们并没有庙宇和神像,只享有一年三祭时搭建的神厂。又,“一条鞭法”规定了“十甲一里”,轮祭之期,是谓十年。

谷饶祭社特供神香。尺寸之大尽显潮阳豪迈,公仔雕琢又见细腻一面。江奕滨摄

 

同系列公仔神袍。陈斯楷摄

 

《汉书·陈平传》有这样的故事:里中社祭,陈平负责割肉分配,由于他分肉非常均匀,受到父老的夸赞。陈平说,假使我能够负责天下,也如同分肉一样公平。可见,社祭自古以来具有“分配”的功能。物质匮乏的年代,富者多贡,贫者少贡,祭拜后的分配不仅实现了物质利用的最大化,也有利于宗族凝聚、社会和谐。


《明会典》关于社祭的流程规定:“聚毕,就行会饮,会中先令一人读抑强扶弱之誓……读誓词毕,长幼以次就坐,尽欢而退。务在恭敬神明,和睦乡里,以厚风俗。”这些誓词包括要遵纪守法、慈善互助,“贫无可赡,周给其家;婚姻丧葬有乏,随力相助”;同时要让长幼尽欢,族群和合。

水桌,原指中原“水席”,在谷饶祭社中最初指的是供奉“水产品”的神桌,共同特点是小碗多份。现代水桌祭品之丰盛豪奢,是潮汕人享乐入世精神的表现。江奕滨摄

 

仿生面塑品有中原遗风。陈斯楷摄


 迁入潮汕的中原移民,民族情愫至为正统强烈,其建筑门楣必有家族的籍贯或郡望名,称为堂号。“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这种念旧思祖的情感延伸出安邦报国思想,糅合英雄崇拜的信仰基因,诞生了谷饶一带特有的“宋朝大元帅”。当私祭的元帅爷被导入官方社祭体系后,他们的忠义节气被赋予维护社会和谐的内涵,发展到今天更成为海外华侨报效乡梓的精神“社坛”。

国泰民安是游神赛会的永恒主题,最新表达方式:振兴中华、一带一路。江奕滨摄


谷饶神厂“土豪祭”的背后,我们应该期许和传承的,正是这样的乡村精神文明。

 

 

参考文献:

《潮阳谷饶祭社源流》

《潮汕古俗》

《潮人·真潮人——潮汕文化漫谈》

《庙、社结合与中国乡村社会整治》

 

致谢:

提供全程向导的张旭原老人

提供谷饶祭社系统讲解的张钊蓬先生

提供相关资讯与联系方式的自媒体公众号“谷饶今日事线”、张堡生先生、陈彦臻同学 





原创作品 |欢迎分享 | 转载留言




哈烧茶书斋主创者介绍


陈斯楷

经典头像识别:

凯文和小老虎/凯文与哈贝/毛毛(呗),同一人。

乡土文化沉迷者,史料考证者,田野调查者,策展人(书画摄影各种展览),策划人(民俗、族谱、祠堂……),特别关注并记录:民俗/宗教/方言/歌谣。

另有身份,大众点评者。

习惯性创造语气助词,如:啵哆咯。可凭此相认。



江奕滨

经典头像识别,人如画像:

网络ID:江滨滨慢悠悠,多年斜杠青年,从事过教育、保险、心理等行业。

涉猎广泛,调酒、冲咖啡、炒股、信用卡玩家,酒店及航司会员计划玩家,旧物收藏者多重标签

活跃于新浪微博、大众点评网。美食、旅游、文化活动分享者。


澹冬
真名控,而自己真名一直被忽略,因没有网名“澹冬”出名。
人称大杂家,潮汕文化(古村落、古字方言、工夫茶、民居、民俗、美食)爱好者;擅长艺术评论、潮汕乡土植物在民俗民间的应用、人文关怀、人力资源管理……

喜欢谈梵高、谈梁思成和林徽因。


清佚(小佚)

微信号:tea-veda

小编,资深老龄茶僮

沉迷于各种跨界、混搭

本书斋发起人之一


【期待更多爱好者加入】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