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听讲记|赵明《史记》讲座所悟

湖湘人文读书会2018-05-21 12:43:10

编者按
   西政一位同学听赵明教授讲座后记,转自公号

赵明《史记》讲座所悟


伊凡(Digloma)


从晚上七点到十一点半,持续了四个半小时的讲座,意犹未尽。这是我在西政第一次听的时间最久,却是最精彩的一次讲座。或许这是西政这几年来最精彩的一次讲座吧,追溯上一次持续时间如此之长的讲座,可能要回到2005、2006年的样子,但那些讲座我无法“身临其境”,只能通过《法理学讲演录》所留下的文字搜寻一点线索和回味摸索其中的语气。


赵明者,西政人也,属马,余亦同属。初进西政,尝闻其名,未见其人。余闻其批评蒋庆之时,唾沫横飞。今日之见,此言不虚。读其新书过百页,始知蒋庆乃杨景凡先生之徒,然二人亦师亦友,杨常以宽厚待之。然其是非功过,自不待言。


回归白话,整个晚上我都是跟着赵明老师的思路进行,中间没有一丝停顿。他其实是想以自身比拟作司马迁的化身,就像施特劳斯为什么要回归古典,要回到柏拉图,其实他是有想成为柏拉图的野心的。司马迁,何其人也。我们知晓其人,话最多不过五句,然而继续下去,一般人恐怕都会卡壳。无非是《史记》作者,触怒武帝,遭受宫刑,鲁迅赞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然后,没了。


赵明老师今晚虽是经验之谈,然是在阅读大量史料之后才敢大谈特谈的。治史之人,这是最起码的态度,然今人之举,惭愧至极。不过,可能是时间问题,他没有论及为什么鲁迅称《史记》为“无韵之离骚”,还有一些问题都没有展开。但并不影响透析到问题的本质,大道至简。


可能是为了突出的缘故,他主要讲了尼采、木心、项羽等几个突出人物,但针针见血,句句刺心。他以另一种视角来解读《史记》,首先让我们有耳目一新的感觉,然后才产生深层次的思考。鉴于时间关系,在此不多展开论述。


他以反正统历史的观点说到周文王、周武王的卑劣,文王善用计谋,万箭穿心于妲己,甚至编造虚言将其妖魔化。这些暂且不多赘述。其以舜、纣王、项羽类比为同一种人,其目的何在,亦自不待言。


他花了大篇幅所论述的还是司马迁,重头戏就是司马迁与董仲舒的关系。他们二人是否为师徒关系?这点存疑。然司马迁是反对董仲舒的,这点是确定的。所谓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说法皆为武帝一人所造,其综合王道、霸道、方士之道,受公孙弘之辈推崇而达至,表面为此,然为与秦始皇“焚书坑士”之举无异。武帝之后,董公之主张被弃用,后世之用皆为阴谋之术。


不过,我在看孙皓辉的《大秦帝国》的疑问,倒是从这里得到了答案。就是秦惠文王崩,武王嬴荡即位,驱张仪,而用甘茂也。我在想,张仪乃纵横家,善用嘴舌之术,足以抵百万雄师。然秦国之力,此时必不能压制六国。为什么偏偏这时秦武王会弃用张仪,而不听其父之言呢?盖因武王如舜、纣王、项羽之辈,天生神力,力能扛鼎,非常人也。通俗来讲,就是不是一般人,他们就是天生不会使用阴谋,而且宁愿死也不会使用阴谋的人。他们的存在,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人的一个重要的品质——真实。

 

(鉴于时间仓促,些有偏颇之处,半小时之余匆忙而作,细致之处,需积淀许久,沉心修读,方可言之。)




11月25日晚7:00,「草街读书会」第五期活动在西南政法大学渝北校区毓才楼三楼学术报告厅举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赵明教授为我们带来了一场题为“立法者的精神气象——法眼观《史记》”的精彩讲座。刘泽刚副教授担任本次讲座的主持人,刘云生教授、曹为副教授、邬蕾博士和陈进博士担任点评嘉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