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字典价格联盟

现代汉语词典

楼主:离开英国 时间:2018-06-19 20:35:08

我有一本现代汉语词典,是我从父亲那儿“偷”来的。词典的封面是土色的,带着岁月的泛黄印渍,词典的典脊是枣红色,那个时代的书大多都是这样的设计。封面上的现代汉语词典六个粗大黑体字由繁体书写。翻开硬纸板的词典封面,一股浓郁的陈旧纸张味儿扑面拂来,这味儿像时光机,能搞得你迷失在时间的虚无里。在扉页的下端,父亲用工整的钢笔字写下了他的名字,和“一九八0年九月购于西师”。哦,这时,我才从时间的虚无中回过神来。原来,面对人生这场苦战的人并不止我一个,还有这部快四十岁的词典呢。

        

三十八年前,父亲还是个比我现在还小几岁的嫩头青,那时的我也不知道在宇宙的什么旮旯地儿做着什么想象不到的事。词典虽然陈旧但保存完好,每一页除了有些类似水渍的印迹,没有一点破损,除了时间留给它的沉稳。我想象着父亲那一年坐在自习室里翻看词典的样子,父亲曾经告诉我,读大学的那段日子,他寝室里的室友读起书来就跟竞赛一样,每天晚上大家都会在自习室里看很久的书,谁若是先回寝室,看到那空荡荡漆黑的房间,心里就会感到一阵莫大的耻辱和羞愧。我翻过一页,词典被这陈旧的气味从三十年前带回到现在,落在我的书房,我一页一页地翻着它,不时抬头望眼窗外,像在沉思又好像是再一次坠入了时间的虚无,泛黄的纸张不断朝我喷来阵阵那个年代的味道,我的手抚着这些老旧的气味,想象着它和父亲度过的那些严寒酷暑。此时,父亲和妈妈正在海边,沐浴着温暖的阳光,享受舒适生活带来的悠闲静谧,正当欢愉时,他心里是否还记得这部陪伴他度过大学时代的词典呢。我想,父亲一定是记得的。

 

如今,人们的生活里,词典几乎快绝迹,应该没有人在使用了。手机里的application只需手指轻轻一点,要找的东西就立马显现,层出不穷,还有延伸的知识和你不想看的广告。快节奏的现代生活,每一秒钟好像都是金子,谁又会愿意浪费宝贵的金子去数笔画翻词典找字呢?或许幸运的话,在小学生的书包里能找到一部词典,因为学校通常会这么要求,家长们也会这么要求。想到这,我脑海里产生了一个疑问,在对小孩的教育问题上,大人们所授的道理和价值观是纯粹又美丽的,为什么进入成人的俱乐部后,这些标准就消失了呢。

 

我的父亲热爱文学,喜欢旅游和摄影。在我从小的记忆中,父亲但凡出差所到过的城市或国家,日后他便会带上妈妈和我一起重返他到过的每一个地方,带我们吃他觉得满意的地道本土乡食。印象里妈妈虽然不像父亲一样痴迷于文字,但妈妈特别重视和积累人类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知识。所以,每当爸爸处于文学描述里的那种低沉、彷徨和意念薄弱的时候,妈妈总是能给予父亲面对自身缺陷和对未来不确定的力量。每当我读书遇上了生词僻字,下意识里我会不自觉的想要打开手机快速掌握它们。但每次这个时候,角落里父亲的词典就像会闪烁一样,瞬间跳到我的眼前,给我带来一股来自宇宙的神秘力量,这力量使我放慢自己,帮我远离那些短频快的欲念,踏踏实实地面对生活。

 

父亲和妈妈用他们的努力、选择和坚持给了我自由的生活,我当以自律在我人生的旅途给他们骄傲。落雨不停冲刷着窗户,词典向我传来一股一股陈旧的气味,又搞得我迷失在时间的虚无中。我想象着,五十年以后,当我站在海边,吹着父亲和妈妈享受着的温暖海风,我还会记得这部泛黄陈旧的現代漢語詞典吗?我想我一定会的。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